星门网 > 铁血小千户 > 0494 小鬼难缠
  萧文明是最看不惯这种落井下石的家伙了。

  见了秦天德这副蠢样子,萧文明忍不住问道:“我说秦公公,说起来麻公公也是你的顶头上司了,是不是平时他没少欺负你?否则见他坏了事,你也不会高兴成这个样子啊!”

  秦天德只知道六麻子就是萧文明拿下的,还以为萧文明同六麻子私下的恩怨也不小,想也不想就说道:“这可不是嘛!我平时可没少受他的欺负!”

  “哦?你受他什么欺负了?说来听听。”

  这句话一下子就把秦天德给问傻了。

  欺负?

  秦天德不过是皇上面前端茶倒水的一个小太监,就在今日之前,还压根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六麻子吃饱了来欺负你?

  说句寒碜话,在六麻子心里,秦天德也就是只小虾米,让六麻子来欺负他?

  他也配?

  因此这秦天德想了半天,才说道:“那啥,记得前年我打碎了皇上的一只玉碗,那六麻子就把我好一顿打,打得我皮开肉绽,半个月都下不了地呢!”

  “屁话!那是你小子活该,怎么着?你他妈的犯了错,不罚你,还得赏你不成?那六麻子我虽然没有什么深交,但也知道这厮做人八面玲珑。欺负你小子?他要是个随便欺负别人,作威作福的人,能在皇上跟前混那么久吗?你这厮平时一定没少受他的恩惠,今日却在我面前落井下石,像你这样的龌龊小人,皇上叫你传旨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公开索贿,是嫌自己的小命太长了吗?”

  萧文明这一痛骂,相当于是把这几天自己郁闷的情绪全都发泄到了秦天德的身上。

  也活该。

  这死太监挨了萧文明这一顿骂,挨得也不冤,谁叫他不开眼来着?

  因此面对萧文明这顿痛骂,秦天德的脸上红一阵青一阵,可就是没有胆量、也没有理由反驳萧文明的话。

  眼看气氛越弄越僵,这时却是一旁的温伯明,听见萧文明大声说话的声音,便赶紧过来打圆场:“萧兄,你同这阉人多说什么话?他也不过是是个跑腿传话的,骂了他又能怎样?还是办正经事要紧。”

  听了温伯明的话,萧文明的气才稍微消了一点。

  又想到这家伙是给皇帝传旨的,又是在皇帝身边伺候的,总算是略微收敛了一下脾气:“罢了,你这厮不过就是想讨点钱嘛,直说不就行了!哪那么多的废话?钱,我有的是,你想要就只管开口明说,少给老子耍这些弯弯绕!”

  说着,萧文明一抬手,十分随意地从桌上拾起一样物件,甩手就扔给了秦天德。

  秦天德刚刚被骂得脑袋发昏,现在萧文明居然主动要给他赏钱,他一时还反应不过来,没来得及伸手,那样物件便沉颠颠地掉到了地上。

  他低头一看,原来萧文明真给他的竟是一块大拇指大小的金蚕豆!

  纯金的蚕豆,黄色里透着几分红润!

  所谓“金无足赤”,看这锭黄金的成色,也是价值不菲。

  再看那豆的大小,怎么着也得

  有二两多重!

  按照金银大约一比十的比率,就这么一块小小的东西,可就得值二十多的银子的分量和价值——只多不少!

  这时的秦天德方才发现替皇帝跑腿,真的是一件大有好处的事情——走走路、说说话,便得了一年有余的俸禄——虽然代价是挨了一顿臭骂……

  不过挨骂又能怎样?

  当了太监了,本来就不要面子了,舍弃自尊了,挨一顿骂算得了什么?

  要是没挨一次骂,就能得二两黄金,那么秦天德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一个月三十多天、每年十二个月无时无刻不再挨骂。

  更何况通常皇帝传旨,太监是不会挨骂的,萧文明是个特例,可像萧文明这样的人,普天之下又能有几个呢?

  一见到黄澄澄金子,秦天德的心情马上好了起来,赶忙一弯腰,将金蚕豆藏在衣袖里的小兜子里,嘴上跟着不住地谢恩,仿佛刚才受到的屈辱已然荡然无存。

  敲打秦天德这个不开眼的小太监是一回事,执行皇帝的命令又是一回事。

  萧文明知道皇帝召见自己的圣旨是绝对推脱不得的,便对秦天德说道:“好了好了,皇上不是宣我进宫吗?我就跟你走吧,前头带路!”

  萧文明刚要迈步离开门房,却听温伯明对他说道:“萧兄且慢走,你看你身上穿的这身衣服就去面圣?好歹也换身行套吧!”

  温伯明一边冲着萧文明说话,一边朝他猛使眼色。

  萧文明心领神会,便又扭头对秦天德说道:“温先生说的有道理,那秦公公你就稍微等会儿,等我换件衣服。就一会儿,耽误不了你的正事儿。”

  秦天德刚刚被萧文明敲打过,又得了三两黄金的赏钱,这一套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招呼下来,早就被锤了个晕晕乎乎,赶忙答应道:“没事儿,没事儿,爵爷尽管换衣服,不耽误的,杂家在外头等着。”

  支开了秦天德,萧文明方扭头问温伯明道:“温先生,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讲?”

  “确实有话。”温伯明皱着眉头说道,“方才萧兄同这太监的对话,我在一旁都听见了,这其中似乎有些……”

  “什么有的没的?”萧文明满不在乎地说道,“温先生,你瞧他那副贱样,这样的人可不要好好捶打捶打吗?否则有朝一日,他‘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反而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温伯明语重心长地回答道:“萧兄,这就是我要说的话。记得有乡间俚语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又有话叫做:‘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君子坦荡荡’,言语或态度之间的冲突并不要紧,转眼就忘了。可‘小人长戚戚’,一两句话得罪了他们,他们便会死死记在心里,总想着有朝一日要复仇。虽然以萧兄的实力和心胸,或许不会怕这些小人,可他们就好比蚊子,每次只盯一口血,却也能烦得你抓耳挠腮……”

  温伯明这几句话说的那叫一个语重心长。

  像这种话——这种忠言逆耳的话——不是贴心的好朋友是绝对

  不会说出来的。

  萧文明当然知道好歹,点头答应道:“温先生这话说的是,我记下了,将来自会留心,尽量少同这些小人多掰扯……”

  有了温伯明的提醒,萧文明同秦天德再无话说,既拉不下脸去笼络这家伙,也没有心情再去招惹他,一路无话,便紧跟在他的屁股后面来到了皇宫。

  随着礼送达利可汗离开京城洛阳,之前一系列的案子,虽然并没有被查得水落石出,但是形势总算也是渐渐平息下去了。

  宫里的关防恢复如常,不再像之前那样的紧张,自然也不用再行,脱光了衣服接受检查的所谓的“大规矩”了。

  跟着秦天德进了宫,萧文明便在他的带领下来,到了皇帝的寝宫兼书房的勤政殿。

  虽然是皇帝下旨召见,但他的寝宫也不是随便能进的,否则惊动了圣驾,那也是个砍头的罪过。

  没错——伴君如半虎,就是这么危险,一不小心就要脑袋落地,小命不保!

  于是秦天德让萧文明在勤政殿外稍候,他自己则先进殿里通禀一声。

  过了小半会儿,秦天德这才从勤政殿里走了出来,低声在萧文明耳边说道:“爵爷,皇上正在批奏章,心情似乎不太好,你可小心着点儿。”

  萧文明答应了一声,随手又赏了他几枚金瓜子,便在店外高呼一声:“微臣萧文明奉旨觐见!说着一推大门便走了进去。”

  皇帝在勤政殿里果然勤政——诚然如秦天德所说的那样,正趴在龙书案前,用一支蘸满了朱砂的毛笔,不停地在奏章上涂涂写写。

  萧文明刚要磕头行礼,却见皇帝拿着毛笔手当空挥了几下,说道:“萧文明,你胆子倒不小嘛!这口无遮拦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今天又说了什么不知天高地厚的话?”

  不知天高地厚的话……

  萧文明说了不知有多少,只可惜他今天大早上起来,早早就进了宫,还什么话都来不及说呢!

  “没有啊,皇上……”他话刚说一半,忽然想起来了,之前当着秦天德说过的几句话,“莫非是……”

  “哼!你就装傻充愣吧!”皇帝的目光依旧集中在书案上的奏章上,说话时候连头也没有抬,“看样子朕又要给你提个醒了!听说你刚才似乎是说了六麻子几句好话,是不是?”

  萧文明猜的果然没有错。

  方才温伯明规劝自己的几句话,更是无比正确。

  像秦天德这样的小人,果然不能轻易得罪——自己刚才跟他说了没几句话,他便添油加醋地说给皇帝听了,所以才会让皇帝觉得是萧文明在替六麻子说好话。

  秦天德这小太监下手可够狠毒的,比起他的上司六麻子来说,办起事来不留半点余地,给萧文明来了个“现世报”!

  只是他今天报仇,既用错了方法,也搞错了对象。

  虽然皇帝现在恨六麻子恨得牙痒痒,用六麻子来陷害任何一个人都是可以的,偏偏陷害萧文明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为什么?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铁血小千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