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木叶之极诣须佐 > 第六百六十章 没有理由,就给他理由

第六百六十章 没有理由,就给他理由

  此刻的宇智波清风已经进入了神威空间。

  毕竟这里面突然加入了三个新来的小伙伴,要是把里面搞的乱糟糟的就有点不太好。

  里面的几只小尾兽还在围着小四尾小五尾调侃。

  “你看你们还说不说,这就是言多必失,现在好了,你们的本体还有人柱力全都被抓过来了,不知道要受到什么待遇。”

  “想要平安离开,估计是不可能了。”

  “没事就闭嘴, 说多了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此刻的小守鹤好像是一个名师在这里指指点点,论话痨,没有人比他更懂。

  宇智波清风刚进来就听到守鹤在放马后炮,直接就说道:“你别着急,下一个在这里见到的就是你的本体。”

  一尾:……

  几只尾兽立刻转入了心声交流。

  ‘你们看呐,这个宇智波清风绝对是没安好心,先收一点点, 说的很好,给你们体验一下自由的感觉。’

  ‘现在好了, 小半身收集完了,现在就看上本体了。’

  ‘我保证,他绝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宇智波清风现在可没有闲心管它们在交流什么,小尾兽在他的眼中真的和宠物没什么区别,阶级差异在这里放着呢。

  此刻的羽高已经背靠着墙壁坐在哪里,眼神中充满了不安。

  任你很强,突然来到一片陌生的空间,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一点不安,加上之前宇智波清风留给他的印象,让他把这种不安放大了。

  “先来说说你的事情。”

  羽高疑惑的看着宇智波清风。

  “本来是想用你和那个代理水影做个交易,我就赚一点辛苦费。”

  羽高就像是被揭开了伤疤一样,愤怒的握紧了拳头:“雾隐村,我永远都不会回去,就算死在这, 从这跳下去,都不会回去。”

  宇智波清风没有理会而是自顾自的说道:“现在的雾隐村可不是以前的雾隐村了,四代水影早就下台了,而且自囚家中,很长时间没有露面了。”

  “根据我所得知的消息,四代水影在很早之前就被别人控制了,那些错事也都是在被别人控制之中做下的。”

  “现在的雾隐村已经拨乱反正了,代理水影是一个叫‘元师’的老家伙,看样子是想扶持他的孙女继任五代火影。”

  “而且现在的雾隐村整体实力非常弱,所以他们迫切需要你的力量,也就有了我和代理水影关于你的交易,我只需要把你带回去,就能拿到一亿。”

  羽高静静的听着,原本愤怒的表情也慢慢归于平淡。

  “你还是杀了我吧,我是不可能回到雾隐的。”

  平淡的声音,却透漏出决绝。

  宇智波清风有点搞不明白了,这个羽高不是因为村子的政策才做叛忍的吗?而且元师之前还保护过他诶,现在元师需要他的时候,他就这种态度?毋宁死?

  一定是那里出了问题,宇智波清风用最快的记忆再次回想了其中关于羽高的部分。

  好像羽高做叛忍不是因为血雾政策,而是因为他师傅的原因?

  ‘其实事情很简单,就是雾隐需要一个人自愿成为六尾人柱力, 算是为村子献身了, 而羽高的师傅认为这正是为村子做贡献之时,羽高也相信了老师的话,成为了六尾人柱力。’

  要是故事到此为止也算是一个美好的结局。

  成为六尾人柱力的羽高,每天能感受的只有痛苦还有暴躁,尾兽暴虐的查克拉把他折磨的痛不欲生。

  而羽高的师傅一直拿羽高当自己的孩子看待,终究是不忍心看着羽高一直这样痛苦下去,于是他做了一个违背村子的决定,就是准备私自把羽高体内的‘东西’给取出来。

  但是他不知道人柱力和尾兽的关系,要是尾兽被取出来了,那么身为人柱力的羽高也同样活不成。

  结果就是羽高的师傅就这样被六尾给弄死了,羽高却活了下来。

  在羽高的认为中,是他非常敬爱的老师背叛村子,背叛自己的感情,想要获得他体内的那股力量,所以才私自动手的,老师死去之后,满怀恨意的羽高,就这样逃出了村子,做了叛忍。

  真的是一出非常狗血的剧情。

  “另外就是关于你师父的事情……”

  宇智波清风想了想,还是应该告诉羽高真相,一个人要是一直活在仇恨的阴影中走不出来,很容易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长久下去还可能变成精神病。

  “我不听,我不听。”

  羽高直接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拒绝,看来这才是他无法接受的地方。

  或者说是无法接受老师的背叛,还有就是他自己的‘弑师’行为,虽然是六尾动的手,但是他这个人柱力真的就一无所知吗?

  有些东西不愿意接受是没用的,因为事实的真相就放在那里。

  “虽然你不愿意接受,但是我还是应该让你知道事情的真相。”

  “你的师父他只是想要帮你解除诅咒,减轻身上的痛苦罢了,并不是你所认为的贪图你身上的力量。”

  羽高依旧捂着耳朵,但是从他的表情上来看,他应该是听到了。

  “就在你老师死去,你做了叛忍之后雾隐就搜查了你老师的住所,找到了一本日记,上面有他所有的计划,写的清清楚楚,他是不忍心看你继续那样痛苦下去了,现在那本日记还在‘歌方’的手中。”

  ‘歌方是羽高老师的挚友。’

  日记的事情是宇智波清风随口杜撰的,歌方却是原著中告诉羽高真相的那个雾隐忍者。

  羽高虽然没有办法接受,但是他也想去看看老师到底写了什么。

  “我要回去看看,事实是否真的如你所说。”

  听到羽高这么说,宇智波清风露出了笑容。

  告诉他真相是真,和代理水影的交易被彻底放弃也是真。

  “那非常不好意思,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和代理的水影的交易已经被我单方面取消了,而你嘛,现在就是我的俘虏,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然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到雾隐了。”

  羽高:……

  其实宇智波清风的目的很简单,想要用好一个人,就要给他活下去的希望,要是一个忍者本就不想活,你还指望他能听你的话吗?

  没有希望的忍者,就要给他希望。

  一心求死的忍者,就要给他活下去的理由。

  所以宇智波清风和他解释这么多,就是为了给他一个目标,根本就没打算让他回雾隐。

  五千万两对现在的宇智波清风来说,基本上是可有可无了。

  羽高现在真的很难受,感觉是被耍了一道,但是他又不确定眼前这个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说的日记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代理水影元师亲自和我说的,日记我都看了,他说如果你不愿意回来的话,就和你说这件事。”

  羽高:……

  “一个亿你不想要了吗?”

  “我现在觉得一个六尾价值几十个亿。”

  羽高:……

  “安心待着吧,你放心,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的,等一切都结束了,我会放你回雾隐的。”

  “前提是,你要做一个对我来说有用的人,不然你可能最后只能去净土和你老师确认事情的真相了。”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木叶之极诣须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