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我成了女频文反派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千金

第一百九十七章 千金

  七夕灯会结束了,热闹喧嚣散去,少年们也该各自回家了。

  至于玩闹过后的花灯,那自然是带回家里向弟弟妹妹们炫耀,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厉害,再之后就可以顺势送给他们,之后要怎么处理都是孩子们的事,左右是不值钱的东西,不能照明,也没什么可赏玩的。梁沁一个人赢得了棋摊所有的花灯,这在小孩子们看来也是很厉害的事,因此在少年们看来她肯定也是要这样做的,当然她似乎也只能这样做,只是这些花灯未免太多了一些。

  总之,不管他们如何,裴君意可要先回去了。

  “裴兄……”

  听到“梁思沁”的声音,裴君意回过头,他看到梁沁清亮的眼眸凝视着他,徐徐道:“裴兄不帮我吗?”

  语气幽幽。

  裴君意笑了。

  “我帮你叫人啊。”他说道。

  梁沁苦恼的笑了,朝着裴君意挥了挥手。

  “好吧好吧,你让他们多来些人。”她说道。

  那么多花灯,三个人肯定拿不完,其余的少年也各自走了,出来游玩他们又都没有带下人,裴君意也爱莫能助了。

  轻笑一下,裴君意道:“再见。”说罢转身迈步离开。

  身后传来梁思泉两人与他告别的声音,裴君意没有回头,摆了摆手,一个人走了。

  走出一段,他又忍不住侧头看了眼河水上游方向。

  不知道那女孩子为什么难过,也不知道她收到花灯会不会高兴一些……

  不知道她的姓名,他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他要找她做什么?这样的想法真是莫名其妙,裴君意摇了摇头,迈步走入黑暗中。

  今日国子监休学,明日一早还要回去,裴君意没有在路上多呆,绕路去梁府将梁沁的事情说了,他便径直回了裴府。

  在府外,他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婢女槿儿施礼道:“裴十公子。”

  裴君意问道:“你怎么来了?”

  槿儿低着头面色古怪,似乎不知该如何面对他,这让裴君意有些惊讶,以往她可不是这个态度……

  “我家郡主祝你七夕快乐。”槿儿压低声音说道,将怀里的锦盒递过来。

  楚姝祝他七夕快乐?

  裴君意微微诧异,伸手接过。

  “嗯。”他低低应声,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客气说道:“也替我祝她七夕快乐。”

  槿儿施礼应声是,便告辞转身走了,裴君意抱着锦盒站在门外灯笼通红的光照下,静静站立一刻,这才迈步进了府门。

  今日发生的事情可真不少。

  但,总结下来其实也很简单。

  写了一首词,送了一盏灯,收了一份礼。

  裴二夫人等人因为坐的马车,所以比裴君意回来得要早很多,但因为时候不早了,所以裴君意也没再去见礼、打扰,只随便找了个下人去那边说一声,便一路穿行回了自己院子。

  在屋外他遇到婢女小草,她今天晚上是和府里丫头们一同逛的灯会,看起来玩的也足够尽兴,还带回来了几盏灯,好像都是其他丫头送的,裴君意没有多问,洗漱过后,便让她回去了。

  等到小草走了,裴君意这才将槿儿给他的锦盒拿出来。

  这锦盒用材讲究,裴君意小心打开,看到内里的点心,稍微愣了一下。

  点心啊……倒是“实用”,正好他走了那么久的路也饿了,裴君意拿起几块吃下,脑海中所想的,却是适才与那女孩子的匆匆一面。

  她哀伤、慌乱,一不小心撞进了他的怀里……

  不知是因为什么而哀伤,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慌乱……想这个做什么,这与他何干?他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她还被他吓到了,是因为他突然说要送她花灯吧?

  那个女孩子真有意思,她被吓到了,眼睛居然可以瞪得那么圆……

  裴君意笑了笑,旋即笑容又很快消失,变得有些苦恼。

  但她好像不是因为这个被吓到,虽然也被他送灯的举动吓到了,但在更早之前,她一开始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就有被吓到了,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突然撞到了一个男子担心有损闺誉吧?

  所以才一言不发的离开……是因为急着要走,也是因为担心自己纠缠她?

  好像是这样,那,他要去找她吗?

  她可能不太愿意。

  但,想到她难过的模样,裴君意觉得她或许有什么烦恼,他或许可以帮到她……

  这件事好像也挺有意思的,那他到底要不要去找她?

  这还是没影的事,现在连她的姓名来历都不知道……

  裴君意失笑摇头。

  那就不想了,先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去国子监……嗯,他也不是无事可做的闲人啊……

  裴君意取下玉冠,倒在床上,盖上被子,很快睡着了。

  ……

  ……

  裴君意可以心安理得的睡下,其他人却没有他这样好的心性,就比如说某个回府后在书房里来回走动无心入睡的阮家少爷。

  他适才回府已经洗漱过了,也准备要睡了,但想到今日白天的事,终究还是有些激动的睡不着。

  他此刻穿着里衣,手中握着折扇,在这书房里来回走动间右手折扇不时拍打着左手掌心,偶尔看看书桌上的宣纸,心中激动情绪始终未能散去。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真是一首好词!

  他午后回家便迫不及待将这首词默写了下来,若不是早前答应了夜里一同赏灯,其实他是不愿去的,呆在家里赏词不好吗?

  说来今日提出“冒雨游湖”的就是他,说要作诗的也是他,一开始裴君意诵出这首词,阮少爷其实是很想拉住他好好畅谈一番的,但他跑的太快,再见时又关心那女子的事了,夜里其他更是说“赏灯便是赏灯,不要谈论诗词学问”,只好作罢,现在想来,只能说一声可惜,害的他现在睡不着觉。

  说来这裴君意也的确厉害,年不过十七,居然如此诗词双绝,仅仅他所知的诗词,一首《云想衣裳花想容》、一首《明月几时有》,那都是常人一辈子无法作出的传世之作,可裴君意还那么年轻,居然就写出来了……

  他除了佩服也只能惊叹艳羡了。

  “妙极妙极……”又忍不住叹息一声,阮少爷笑着朝外喊道:“来人!”

  候在门外的小厮连忙推开门跑进来,笑道:“少爷。”

  阮少爷将桌上的宣纸拿起,递给小厮,肆意笑道:“明日你去一趟望舒楼……不,京中青楼都去一趟,告诉那些姐儿,下月十五,若有人能将这首词唱得令我满意了,我阮少爷赏她千金!”

  小厮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虽然阮家世代高官厚禄,少爷平日里的花销用度也不小,但,怎么用,和用去哪儿,还是有讲究的,像这样子用出千金,可还是第一次……这种事,容易害家里老爷们被御史弹劾就不说了,图的又是什么呢?就为了给那裴家少爷造势吗……

  “少爷,这……”小厮犹豫着开口想要劝。

  阮少爷斜眼看他,知道他想说什么,问道:“怕什么?”又笑,“千金难买我高兴,知道吗,如今可以用千金买到本少爷高兴,这有什么不好的?”

  见他还想开口,又催促道:“还不快去?”

  小厮心说这也还没到“明日”啊,但见自家少爷这样,没办法也只好连忙应声是,退下了。

  青楼是文人墨客时常聚集之所,也是消息传的最快的地方,更不用说青楼姐儿们本就对好的诗词趋之若鹜,如今还有阮少爷千金相助了。想来裴君意的名字很快又要再一次在京城传开了……只不过,那都是后话了,如今当下阮少爷还在书房里独徘徊,而小厮也还在门外静静等候天亮。

  ……

  ……

  在这个夜里没有睡下的人有很多,毕竟七夕灯会就应该彻夜狂欢,等到第二日再好好睡个懒觉,如此才叫过节嘛!

  但,嘉卉郡主楚姝并不能好好的享受过节,她早前只能坐在马车里赏灯,如今也只能早早睡下明日再一早起来。

  不过,她今日躺在床榻上,一丝困意也无,她有些睡不着。

  在屋外有低低的交谈声响起,应该是槿儿回来了,她有些在意,朝外唤了一声,槿儿推门进来了,她站在屏风后。

  “郡主,是我们说话吵到你睡觉了吗……”她有些自责的问道。

  月色入户,楚姝坐起身看向屏风后的人影。

  “不是。”她说着,默然片刻,问道:“话,带到了吗?”

  是为了问她这个吗,槿儿无言。

  “与他说了。”她说道,知道郡主还要问,便接着说了,“他说,也祝郡主七夕快乐。”

  嗯……其实这个她是不用问的,因为裴君意已经亲口与她说过了。

  楚姝微笑着侧头望向旁边,借着月光隐约可以看见一些轮廓,在那里有一张桌案,上面摆着一盏已经熄了的绣球灯。

  “我知道了。”她说道,躺回床上。

  槿儿应了一声是,退到屋外,将房门关上了。

  屋里再次变得昏暗,楚姝仰躺着望着账顶,所想的也是适才的事,但又不止是裴君意的事,还有那个宫女。

  她的事楚姝没有告诉其他人,不是信不过他们,只是,一些事还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得好,任何人都不能尽信……这也是她母亲告诉她的话。

  那时她才四岁,为了记住这些话,又还病着……应该忘了许多事吧,就比如说,十年前与裴君意的事……

  说来那时或许才是他们初次相见,但她给忘了,以至于适才见面,楚姝才惊讶他原来长那样……

  长得很好看,身上也很结实,和第一次来向她求亲时一样,穿的是一身白衣……那时她远远的看过他,他应该不知道吧?就好像现在他或许也不知道适才见到了自己。

  他肯定认不出来的,毕竟十年前她还那么小,现在变化又那么大。

  她没有开口说话,就是因为那时她忽然想到了,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不是担心裴君意会说出去,只是……或许是不想将他牵扯进来吧……虽然他也很厉害,能请动江州先生帮他解决秦家的事。但,齐国公的事,可不是只靠一个江州先生就能处理的了。

  在心中响起一声叹息,轻呼一口气,楚姝翻了个身,侧躺着面向屏风。

  裴君意看到了她的模样,他又会怎么想……他会觉得她好看吗?

  楚姝不知道,就像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想这个,大概是因为女为悦己者容?

  但她其实没有好好打扮过,她头上只简单插着一根发簪,身上穿的也是最朴素的白衣……这倒是和他一样了。

  楚姝抿了抿唇,唇角微微上扬。

  这笑容只一瞬又很快消失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现在不能,也不应该想这个……她还有血海深仇,她应该想的是这个才对。

  轻轻的,一声叹息,隐没在了夜色里。

  少女合眼,渐渐睡去。

  ……

  ……

  月落日升,夜色很快褪去,第二天晨光亮起,裴君意一如往常早早醒来,其实他有些累想要多睡一会儿,但今日不能,待会还要去国子监,换上监生统一的衣裳。

  无奈起身,推开窗户,将婢女小草迎进屋,由着她帮自己洗漱打扮完毕,裴君意心里感叹自己“堕落了”的同时,迈步出了屋门,朝着院外走去。

  他在二门外看到马车,笑着对下人说道:“今日不坐马车,你们牵马来。”

  虽然以往没有过,但反正也只有裴君意一位少爷进了国子监,马车换马,也没什么不同,这也不是不行吧,下人们应声驾走马车,牵了一匹枣红马过来。

  裴君意笑着翻身上马,等身后随行下人也上了马背,他这才催马前行,缓缓朝府外走去。

  府里人多,当然不能催马疾行,等到出了府门,裴君意一夹马腹疾驰而去,身后下人也连忙催马跟上。

  马蹄踏踏,在耳边响起,清晨的冷风夹杂着薄雾带着水汽扑面而来,裴君意立刻精神了。

  他望着前方街道空空,嘴角上扬脸上露出肆意的笑,任由身下马儿越跑越快。

  心中不由感叹,当街纵马也是纨绔子弟必做的事情之一啊。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我成了女频文反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