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魔眼小神医 > 第八十二章 被赖上了 (二)

第八十二章 被赖上了 (二)

  最新章节!         

  城主府内部整顿的同时,蛟族对望海城也进行了一次肃清,灭了好几个小团队或小势力,还灭了十几个妖兽家族,将三十几家种植大户和十余个行商的家族驱逐出了望海城或海港。         

  银蛟族的大整顿来得太忽然,被整顿的那些人或兽、团伙之前没收到任何消息,也不及反应,从而要么全军覆没,要么就只有束手就擒。         

  望海城是银蛟的领地,他们的整顿速度很快,不到五天就结束,并没有影响海港与望海城的运作。         

  望海城的大部分大家族或盘踞在望海城中的各方势力,但凡不是被列入清理名单的,也没有受到什么冲击,全都安然无恙。         

  对于银蛟一族的大肃清行动,大部分人或兽族都是懵的。         

  言臻一路找去了海港,找到了某个不受丝影响,在采购物的小仙子,直到晚上有时间聊。         

  两人在别人的屋檐下,言臻拿出一座小小的如意屋,进了如意屋,开启了隔绝神识的防御阵。         

  “找我什么事?”乐韵坐下,掏出一袋街头买的炒果贝磕。         

  “银蛟一族突然对望海城进行了肃洗行动,有些小团伙被清洗掉了,听说城主府也进行了大整顿,处死了不少奴仆,还有些蛟和他们子女以及一些妻儿、男侍们也处死了不少,还有些被驱逐了。”         

  言臻将自己所知说给小仙子听:“据说,城主府原本的那位管家也消失了。”      一秒记住

  “哦,他们动作还挺快的。”乐韵丝毫不意外。         

  言臻听出了小仙子语气中的不同,震惊不已:“小仙子你知晓点什么内幕?”         

  “知道一点点,引发银蛟族大清洗的导火索就是本仙子我,”乐韵磕果贝磕得香:“他们不是让本仙子出入城主府走角门嘛,本仙子堂堂人族,可不受那样的侮辱,本仙子心里不舒畅了,自然就捅破了一点秘事。         

  如此看来,银蛟族也并不是个个都是海城主和湖管家,他们中也有聪明的蛟,顺藤摸瓜的找出了些线索,火速进行了整顿。”         

  言臻震惊得快失语:“小仙子,你……就因为出入城主府走得角门,就……去捅秘密了?”         

  “怎么,你觉得出入城主府走角门是正常的?什么时候,我堂堂人族的修士没骨气到了这种地步?         

  是不是人族在望海城需要低声下气地看兽族眼色才能有活路,只有为奴为仆才能在望海城立足?”         

  小仙子怒发冲冠,怒目圆瞪,言臻语塞:“我……不是那个意思,小仙子不提及,我都没想那么远。”         

  因为,以往,好像从没谁提及进城主府走得哪一条门,不知道究竟都没在意,还是早已习惯成自然。         

  如果是习惯成自然,那真是可怕的事!         

  “呵,看来,有些人跪着久了,都站不起来了!”乐韵恨铁不成钢,堂堂人族修士走角门都习惯了,这是何等悲哀的事!         

  “我不太清楚走角门是仅人族才有的待遇,还是各族皆如此,所以,我不知该说什么了。”言臻沉默,他并不长居望海城,不了解情况,所以没资格发表言论。         

  “哦,那就不必说了,还有没其他正事?没正经事别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找我,本仙子忙,哪有空管别人家的闲事。”乐韵才不管言修士心里好受不好受。         

  “有!不是别人的事,是我自己,我,想继续随仙子游历。”小仙子从来就不是我行我素的主,言臻可不敢评价她的行事,忙说了自己的目的。         

  “我不想继续捎带你呀,你有家族有师门,麻烦多。你已经重新凝婴,随随便便找着地方闭闭关,呆个三五百年都不觉长,何况是百年。”         

  乐韵又不客气地坦言,没什么牵挂的小羊,多赶一只无妨,言修士这只羊有家族有师门,她不想让人以为她拐了人家的优秀子弟。         

  “言家不会过问我与谁一起游历,师门也不过问门中弟子的私事,我身后没麻烦,小仙子,我想请你允许我继续随你一起游历。”         

  “最多只让你随行到摇光秘境开启前,交付了灵舟,你就自由行。”         

  “……行。”言臻其实想跟着小仙子几人一直游历,小仙子不愿意收他加入她的小团队,只好先能跟一程算一程。         

  言臻想跟在小仙子身边当个小跟班,可惜,小仙子不喜欢身后有小尾巴,他第二天又回了望海城。         

  他回到老管事住处的第二天,他的一位同门师兄找至言家商行堂口,想打听他和出海的一行人是否有消息,知晓他回了望海城,请了言家商行的人约他见面。         

  言臻于翌日中午去赴了约,约他见面的是同门师兄弟中与他关系比较亲厚的一位师兄,姓林。         

  林师兄与他、小师妹等人一并离开嵯峨山外出游历,到了北陆的西面,因各人领的师门任务不同,在望海城分开各自行动。         

  林师兄是土木灵根,长相出众,气质柔和,他很容易让人接受他,愿意跟他相处。         

  林师兄在自己下榻的客栈等着,见到同门师弟,都没寒暄就问:“言师弟,听说你受了重伤,严不严重,可有损伤根基?”         

  “有劳林师兄挂念,前几年在海上是受了重伤,损了根基,从元婴跌至金丹,差点修为废尽,幸得遇贵人庇护,如今根基已得以恢复,修为没再倒退。”         

  言臻向林师兄行了礼,笑着道了谢,与林师兄坐下,将老管事家厨师炒的果贝放桌上。         

  林师兄也买了些果贝和小食。         

  师兄弟俩坐下说话,从当初自望海城分开行动后说起,各自说自己的经历,一说就是几个时辰。         

  林师兄领了个宗门任务,是猎取一种妖犀的角和皮,他到了望海城便往南,去了银蛟族南边邻居犀兽的领地,寻找目标、潜伏,花了十几年才猎杀到猎物。         

  因路途遥远,他一来一去就花了几十年的时间。         

  言臻的经历可比他丰富多了,从在近海到遇飓风迷失方向,再被风暴扔去骷髅岛附近,被困岛上再脱困,真要详细的说起来,一天一夜都说不完。         

  他择重要的说,也说了半天。         

  林师兄都……听呆了,言师弟一行人的经历也太丰富了,去除那些血腥的遭遇,简直就是精彩纷呈。         

  尤其听到最后,当言师弟遇到某个小仙子留下还人情,跟着小仙子在海域流浪,到处挖果贝找灵植,感觉他是是老鼠掉进了米缸。         

  林师兄听了后面的故事,那心情就是“六月的梨子——有点酸”,是羡慕的酸!         

  又听说言师弟准备与某个小仙子同行游历,他酸溜溜地问:“言师弟,你可不可以捎带上我?我老实又本份,从不惹事生非,游历路上除了伙食,找到东西一样不留。”         

  “这我可不敢答应你,小仙子连我都不愿意捎带,更别说捎带个你。”言臻没好气的翻白眼,哎,林师兄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跟着小仙子游历,太聪明太机灵了。         

  “要不,你带我去见小仙子,问问小仙子能不能捎带上我?”林师兄果断的舍弃掉颜面,死皮赖脸的求着自己的同门师弟。         

  言臻坚决不松口,最终缠得没办法,只透露小仙子暂住在长虹街某某客栈。         

  林师兄眼睛发亮,又拉着言师弟秉烛夜谈地畅谈了一晚,第二天退了房,跑去了长虹街某客栈入住。         

  他去时已经没了普通客房,仅有上等房,那价格也确实有点贵,有道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他咬咬牙,住进了上等客房。         

  银蛟族虽然雷厉风行的清洗了城主府和望海城,因善后事宜更繁琐,又花了几天善后,在言臻去过海港的第十天,老蛟才再次驾临海港寻人。         

  这一次,除了海城主的直系老祖,还多了一头老蛟。         

  海城主成了跑腿的小跟班,跟在两位老祖身边当侍从。         

  时近年底,海域将迎来雨季,许多的冒险队和做任务的团队陆续回海港休整,每天都有船只进海港。         

  乐小同学就在海港转悠,专找新进港的那些船做交易,平增每天都有三四个亿的灵石交易。         

  口袋里的灵石大把大把的流了出去,各类物资也大把大把地流进了她的口袋里,各种灵植、灵矿和灵米,各类妖兽肉,装了百来个千丈宽的储物袋。         

  但凡那些没有被提前订购的东西,有八成流进了她的口袋,有一成是因为她仅一人,速度不够快,从而被其他人给捡漏,另一成是落入卖方的熟人手中。         

  可以说,小萝莉凭一己之力打败了各大采购商,独占鳌头。         

  也因此,以致此去经年,小萝莉已经不在海港采购,出没仙人望海港的散修小团伙和冒队团、小种植户们当中还流传着她一掷千金的传说。         

  老蛟们找来时,乐小萝莉刚与一艘进海港停泊刚挂出交易布幡没多久的团队做完交易,花掉了数百万灵石。         

  当被海城主请到坊市前停留的马车前,她倒没像上次一样拿矫,非常给面子的登车。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魔眼小神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