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991章 你别动
  丁毅抱着徐蒙跑下车,一边跑一边叫:“来人,来人---救命啊---梅红,梅红在不在。”

  徐蒙双手环搂着丁毅的脖子,看着丁毅紧张的满头大汗的往里跑,表情也有点怪异。

  两人刚刚认识了一天不到,从来没有和男人接触过的徐蒙,居然被一个男人抱着。

  一时间,她几乎有点忘了自己的铳伤,等到丁毅把她放到一张病床上,啊,剧烈的痛楚,才把她拉回现实。

  “蒙蒙。”一声尖叫震耳欲聋,六院副院长梅红出现在丁毅面前。

  梅红三十四五岁了,年纪比较大,但因为保养的不错,看起来长的不错。

  她惊恐的看着徐蒙,不敢相信徐蒙会被人打了一铳。

  但很快反应过来:“快,快送手术室。”

  “准备手术。”

  “A型血,准备A型血。”

  “叫傅主任过来帮忙。”

  “半小时后的手术往后延长。”

  梅红很干练一个个命令吩咐下去,连徐蒙是什么血型都知道。

  徐蒙被推走前,还专门看了看徐蒙的伤势。

  “怎么样?”丁毅着急的问。

  梅红不认识他,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不知道,要看有没有打穿胃。”

  中铳部分正是胃的所在,如果打的偏一点,未必能打穿胃。

  然后梅红瞪着他:“你是谁?谁打的她?”

  丁毅不知如何解释。

  梅红也没时间:“等会再和你说,你别跑。”

  “徐小姐说不要告诉徐家。”丁毅只好硬着头皮道。

  “我当然知道,她让你送到这里来,我就知道。”梅红瞪了他一眼,转身快步去手术室准备。

  丁毅也不想让徐家知道,他还需要徐家帮忙,要是徐家知道徐蒙跟着自己被铳打了,很可能被迁怒。

  手术大概做了一小时左右,比丁毅想象中要快,梅红出来的时候,丁毅赶紧冲上去:“怎么样。”

  梅红再次狠狠瞪了他一眼:“铳弹擦胃而过,还好没有洞穿,问题不是很大。”

  没打穿胃的话,基本就是伤势不严重,铳弹等于是擦着腰部划过的。

  丁毅长长舒了口气。

  他想进病房,梅红说现在没用,等她麻醉过了,最少还要一小时以上。

  又道,徐蒙醒后,还要给家里人打电话,说出去旅游一段时间,养养伤才行。

  她之前不明白,为啥徐蒙要瞒着家里人,现在是知道了,徐蒙是不想家里人迁怒丁毅。

  可关键是,徐蒙和丁毅认识才一天。

  “你注意点,如果解决不了外面乱七八糟的人和事,别和蒙蒙在一起。”梅红这会以为丁毅是徐蒙男朋友,不爽的道。

  丁毅陪着笑,连连点头,先答应下来。

  等梅红气消了点,丁毅开口要打电话,找到梅红的办公室,打了个电话。

  他要把肃顺等自己的F4从杭州叫过来。

  打完电话后,又在病房外面等了好一会,到晚上快十二点多,徐蒙才醒过来。

  徐蒙气色不算好,因为失血过多,还好丁毅之前帮她绑了下,不然会更危险。

  现在还在输血,说话也有气无力。

  但她没怪丁毅,也没问丁毅得罪的谁,只是在教梅红和丁毅说事。

  “你起码要在我家休养半个月以上才能自由活动。”梅红道:“半个月还是往快了说,是你身体恢复比较好的情况下。”

  “那要麻烦你了。”

  “我不麻烦,我上班的,谁照顾你哦?”梅红余光看了看丁毅。

  “。。”丁毅嘴角一抽。

  他在杭州要上班啊,怎么可能在松江呆半个月,更别说杭州还有女朋友在。

  “替我找个保姆吧。”徐蒙弱弱的道:“我对吃没什么讲究。”

  “喂。”梅红生气的对着丁毅怒吼。

  人家为你中铳,你一点反应也没有。

  丁毅使劲扰扰头:“要是不介意,我会常来---”

  “我允许你重新组织下语言。”梅红生气道。

  常来是几个意思?我要上班,你得看着她。

  “我来照看徐小姐吧。”丁毅只好道。

  当晚丁毅就住在医院,第二天一大早忙个不停,先打电话回去,向锦衣卫请假,好在杭州那边也没啥事,且有许斌陈柯在,他的顶头上司又是杜子威自己人。

  又分别给陈小苗和宋翩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在松江办公务。

  几个电话打完,外面孙虎已经来了,开着车过来接他们。

  孙虎带了四个人过来,都是广西的老兄弟,从横店调过来的。

  其中一个会把徐蒙的汽车开去修理,孙虎则把丁毅和徐蒙送到梅红家里。

  梅红家住黄浦江边,那边现还算郊区,梅红家里有幢别墅,占地有数亩,据说是前夫分给她的。

  三年前,她和前夫离婚,独自生活。

  这边别墅有围墙,四周视线也很好,孙虎会留三个人在这里负责守卫。

  丁毅到了这里后,先看了看地形,发现视线很好,四周都是田野,一望无际,数里外有汽车过来都能看到。

  梅红家里还养了条狗,可以用来警戒。

  丁毅把徐蒙抱到别墅房间的床上休息,然后安排人手做好防护措施,还要准备生活物资。

  梅红中午不回来,只有晚上才回来,有时晚上还要值班,所以会给他们找个烧饭的。

  他们中午简单吃了点面条,大概到一点多时,有人骑着摩托车过来了。

  守卫把她放进来,丁毅这会正在徐蒙房间陪她说话,同时看着她吊的盐水。

  梅红教了他换盐水,这玩意比较简单,丁毅当然一学就会。

  吊盐水难的是扎针,但这有梅红来干,不用丁毅。

  “毅哥,楼下说是梅医生妹妹,来烧饭的,也住在这。”有个叫老三的兄弟上来和丁毅道。

  “我知道了,我马上下去。”丁毅道。

  下楼一看就惊呆了。

  两人几乎同时:“你怎么在这?”

  来的居然是梅姐,丁毅大跌眼镜。

  梅姐看到丁毅,马上一把鼻涕一把泪。

  原来她离婚了,上次培训前丈夫就要娶小三,在她培训结束后,刚回去赫然发现家里多了个女人,她老公没和他说,就娶了小三,还说大乾法律规定可以娶三妻四妾的。

  梅姐勃然大怒,当即就决定离婚。

  办完手续后,她连家也没有,便请了个假,回老家休息休息。

  她老家就是松江这边,而正好梅红这边要人,便过来帮忙。

  梅姐和徐蒙也认识,小学在一个学校的,只是梅姐年纪大,年级比徐蒙高几级。

  这下两人再见面,还是有点尴尬。

  梅姐更没想到,丁毅在这边还有金屋藏娇。

  想到这个,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是先摸了丁毅一把:“你个狗东西,到底有多少女朋友?对的起宋翩和陈小苗吗?”

  丁毅苦笑:“这不是我女朋友,这是普通朋友,正是她有伤,我来看看。”

  “徐蒙是徐家小姐,徐家人死光了,要你过来看?”

  “她是因为我受伤的。”

  “那还不是女朋友?”

  丁毅无语,也不想和她解释。

  不过梅姐来了也有好处,首先有人烧饭,而且照顾徐蒙更方便,梅红把梅姐叫来,估计也是为了照顾徐蒙的换洗和上厕所等。

  果然,得知梅姐来了,徐蒙提出要上厕所。

  之前她挂了几瓶水,但别墅里只有丁毅在,她都不好意思叫上厕所。

  梅姐跑上楼,扶起徐蒙去上厕所。

  徐蒙一边小心的坐在马桶上,一边问:“梅姐认识丁毅?”

  “不认识。”梅姐一口否认:“谁认识这种混蛋。”

  “。。”徐蒙一脸懵:“丁老板人不是挺好的。”

  “。。呵呵,呵呵。”梅姐笑了,丁毅要是好人,这世上就没有坏人了。

  “这两天他也挺辛苦的,对我也很有礼貌。”徐蒙小脸微红,她受伤的时候,丁毅并没有趁机占她便宜,那怕是抱着她,也会小心翼翼,不乱碰。

  “他会对女人有礼貌?”梅姐差点跳起,这种老SP,不知有多下流呢。

  “梅姐你和丁毅很熟?”徐蒙听着感觉不对劲。

  “没有,我看他就不像个好东西,徐蒙你要当心,千万别上当,我刚问过了,他有女朋友的,而且不止一个。”

  “。。”徐蒙脸泛红了,低下头没说话。

  她原本根本没这个想法,但被梅姐一说,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挂完盐水,徐蒙便昏昏睡去。

  刚做完手术这两天,也挺难的,尽量多睡,争取恢复。

  梅姐看她睡着,小心翼翼退出来。

  跑到楼下发现丁毅不在,跑到外面,外面有守卫在,也说没看到。

  梅姐又回去,跑到二楼,发现丁毅正在梅红的书房看书。

  梅红书房很多医书,但也有历史书,丁毅好像对历史有兴趣。

  看到梅姐进来,丁毅也吓了一跳:“她睡着了?”

  “恩,睡着了。”梅姐白了他一眼:“晚饭你们要吃啥?”

  “随便,家里有很多菜,你看有什么随便做点。”丁毅道:“主要给徐蒙来点营养。”

  “但我想吃火腿。”梅姐突然道。

  丁毅摇头:“没有哦,明天我让老三去买,金华火腿吗?”

  回应他的是一片安静。

  “。。”丁毅突然感觉不对劲,抬头看向梅姐。

  梅姐似笑非笑看着他。

  “神经病。”丁毅吓了一跳,双手情不自禁抱着胸口。

  “上次电影院的事,你可没好好谢我。”梅姐笑眯眯的迎上来。

  “梅姐,别这样,咱们不是好朋友吗?”

  “装,你再装,梅姐都为你离婚了。”

  “。。”

  丁毅赶紧想站起来,梅姐已经冲了上来:“别动,梅姐全自动。”

  说罢缓缓蹲了下去。

  -----

  一辆面包车缓缓开到松江府城内,开车的正是横店F4肃顺他们。

  以前他们去哪都是坐火车,现在是开汽车。

  因为这次带了大量的家伙。

  肃顺把车开到一个咖啡馆附近,没一会,孙虎也开着车来了。

  双方在咖啡馆见面。

  肃顺几人穿的和乡巴佬似的,在这高档的咖啡馆里,看起来有点格格不入。

  孙虎叫了几杯咖啡:“你们这么多钱,不能换点新衣服?”

  唐金嘴角一撇:“要啥新衣服,反正干完活,直接扔了。”

  “扑,这啥玩意,这么苦,比我们辽东参茶都苦。”阿发喝进去就吐了出来。

  孙虎苦笑:“这是咖啡,可以加糖。”

  帮他加了很多糖块。

  几人很皱着眉头喝了几口,慢慢就感觉有点来劲。

  这时肃顺开口了:“毅哥怎么说?”

  “打蛇打七寸,杀人先杀王。”孙虎道。

  青门人马太多,有几万小弟,和他们硬拼,横店的老兄弟都来也没有用,更不能指望锦衣卫。

  但青门在松江,一共有十三太保。

  十三个堂口,每两年选一次龙头,据说是根据香门岛学来的。

  现在的龙头,正是苏牙朱,朱爷。

  “青门的龙头两年一届,最长不能连任两届。”

  “苏牙朱刚刚干了一届,今年底还要再选,他想干下一届。”

  “但肯定会有人站出来和他选, 所以我打听到,过段时间,他们内部要开个会,确定年底参选人员。”

  “开会的时候,咱们把十三太保,一起干了。”

  孙虎也是个狠角色,上来就要把十三太保全干掉。

  “是毅哥说的吗?”何铁刀问:“到底是只干苏牙朱,还是全干十三太保?”

  “干青门,所以要全干十三太保。”孙虎道:“十三太保虽然会为争龙头起争势,但遇到外面的事,一定会抱成一团。”

  “咱们只干苏牙朱,肯定会有人帮他报仇,想借此上位。”

  “所以要把整个青门都干趴。”

  “那就干特娘的。”肃顺拍案而起:“得罪毅哥的,统统干掉。”

  青门开会都是老地方,在他们青门自己的一个酒店里。

  没几天,肃顺去应聘后厨帮工。

  然后唐金又去应聘了停车场安保。

  他们也不急,悄悄的潜伏下来,默默的等着。

  这段时间青门十三太保中经常有人过来吃饭,他们也正好一个个认认脸,到也认识了不少人。

  肃顺他们在松江潜伏的同时,丁毅还在别墅陪徐蒙。

  徐蒙休养了几天,慢慢可以起床,也开始减少挂水。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明末之席卷天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