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从红楼开始的名著之旅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得偿所愿

第一百五十二章 得偿所愿

  想到这里,童贯在脑海里盘算了一圈,觉得大宋朝廷眼下的头等大事,乃是平定方腊之乱。只要以此为借口,再加上有穆栩愿交还河东之事,想来要说服官家不难。

  不过他还是放心不下,便提条件道,“你必须保证,不得再与方腊有所勾结,做出阻碍朝廷平乱的事情。”

  早想好应对之策的穆栩,满口答应下来,“只要朝廷同意我的两个条件,此事自然一切好说。”

  童贯心下微微一喜,但面上故作为难道,“老夫只能向你承诺,会在官家那里为你美言,但此事成与不成,可不敢打包票。”

  穆栩既然能找上童贯,又怎会不知这家伙在赵官家那里的体面?

  因此,他根本就不给童贯耍手段的机会,闻言立即取来笔墨纸砚,摆手道,

  “为表各自诚意,咱们还是将此事书写下来作为凭证,不知童枢密意下如何?”

  童贯没想到穆栩竟如此无耻,一时不免脸色难看道,“老夫堂堂大宋枢密使,岂会言而无信?”

  穆栩回之一笑,说道,“先小人,后君子。如此也是为了更好的加深彼此信任,免得有人出尔反尔。

  童枢密你要明白,咱们此次合作,你只需在赵官家那里进言一番,就能获得天大的功劳。

  但我恰恰相反,不止要付出好不容易才到手的大半河东之地,甚至还要承担失信于盟友的骂名,其后更是要去和异族拼命,我要你一份保险,不过分吧?”

  童贯权衡一番利弊,终究还是拿起了纸笔,正要动笔间,却听穆栩又道,

  “我曾有幸目睹童枢密的笔迹,不得不说,大人的书法虽比不得赵官家和蔡京等大家,但也不是常人能比,让人好生佩服啊!

  对了,还请童枢密将你指使本人,杀害蔡行之事,也如实记录下来。”

  听到穆栩夸他的书法,童贯便知自己更换笔记想法已然落空,正琢磨对策间,不想又听到穆栩更加离谱的要求,他再也压抑不住怒火,语气不善的威胁道,

  “穆寨主莫非以为吃定了老夫?你不要忘了,这里乃是东京城,老夫有一万种法子,让你不能生离此地!”

  穆栩冷笑一声,回击道,“童枢密也不要忘了,在你去调兵之前,本人杀你如杀鸡尔!”

  说话的同时,他轻轻往面前的桌上一拍,桌子当即四分五裂,碎屑散落一地。

  看到眼前这骇人的一幕,童贯眼神微缩,彻底冷静下来,不禁十分后悔今日托大之举。

  但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到底还是妥协了。不得不重新捡起纸笔,黑着脸按照穆栩的要求,将二人交易以及蔡行遇害一事写下。

  待童贯盖上他的私印,穆栩满意的将手书拿起,发现内容没有偏差后,随即就将其塞进袖口,满意的道,“今日多有得罪,请童枢密多多包涵!”

  童贯冷哼道,“不敢当!老夫只希望这份手书,不会有第三人看到。”

  “这一点童枢密尽可放心,我可以对天起誓,只要咱们交易顺利,这份手书绝不会让落在外人手里。”

  别看穆栩说的这般信誓旦旦,但混迹官场多年的童贯,哪里会轻易相信这种鬼话。可事已至此,他也没有更好的法子,只能言不由衷的道,

  “罢了,老夫就信你一回。”

  ……

  翌日,早朝过后。

  道君皇帝赵佶心血来潮,正在延福殿作画,忽有内侍来报,“启禀官家,童枢密求见!”

  赵佶头都未抬的道,“宣他进来。”

  不多时,童贯来至殿内,方要行礼问安,就见一旁伺候的梁师成朝他摇头,他当即心领神会,小心退到一旁默默等候。

  也不知过去多久,赵佶方才将笔搁下,接过梁师成送上的茶杯,面有得色的欣赏着自己的大作,嘴里随口说道,

  “有什么事不能在朝会说,非要追到这里来?”

  童贯拜道,“启禀官家,臣弟有逆贼穆栩的消息送到,臣不敢自专,特意来向官家禀报。”

  赵佶闻听此言,当即精神一振,忙问,“卿家可速速讲来。”

  童贯随即就将和穆栩的交易内容,改头换面讲了出来,末了又道,“以上就是那穆栩的所有要求,他也同意愿向朝廷交还河东,但是…”

  赵佶先是一喜,随后就皱眉道,“可是那逆贼提出了什么苛刻条件,让卿难以启齿?”

  “圣明无过官家,那穆栩提出,要效彷府州折家旧例。”

  赵佶瞪大了眼睛,“效彷折家旧例,那他看中了何地?”

  童贯适时解释道,“那穆栩狂妄之极,竟然说只要官家许他节度之职,他便带兵去攻略西夏,会从西夏版图之中夺取他的封地。”

  “什么,卿再说一次?”赵佶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等听童贯重复了一次,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后,赵佶第一反应就是不信,“卿觉得此言有几分为真,会不会是那逆贼的缓兵之计?”

  事到如今,童贯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当然要替穆栩美言,就听他道,

  “官家,不管此言是真是假,但对朝廷来说,都是百利而无一害。毕竟官家只需下一道诏书,就可暂时稳住此贼。

  待臣平了方腊、王庆,率兵北上河东时,便知此事到底是真是假。若是真的,那正可祸水东引,放任彼等去和西夏人狗咬狗。若是假的,那臣自不会手下留情,一定就地将其剿灭。”

  赵佶听后觉得大为有理,遂向梁师成征求意见道,“梁爱卿可有教朕?”

  在童贯紧张的眼神中,梁师成想了半晌,说道,“若一切真如童枢密所言,此事倒也可行。反正最坏的结果不过是,朝廷多花些钱粮,再平定那穆栩逆贼而已。”

  听到连梁师成也赞同此事,赵佶当下便挥毫写下一封诏书,在上面许诺道,只要穆栩有开疆扩土之功,他就以天子身份同意,封其为节度,统管当地一应军政大权。

  童贯得了这道诏书,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地。在告退出宫之后,他立即命人将一封亲笔信和诏书,快马加鞭送去梁山,交到其弟童贳手上。

  却说那童贳在接到童贯书信后,这才从信里得知,只短短几日功夫,穆栩竟已去了趟东京,不仅除去了他的女婿,还逼得自家兄长签了城下之盟。

  童贳当即就作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手持诏书去见了穆栩。

  谁知穆栩在拿到赵佶亲手写就的诏书后,丝毫不理童贳的小情绪,反而啧啧称奇的打量着上面的文字,思维也不知不觉开始跑偏了。

  “这要是能回到现代,就凭这一份宋徽宗真迹,还不得原地起飞了啊!”

  童贳看到穆栩这个志得意满的样子,忍不住质问道,“穆寨主,你怎能不事先与在下商量一下,就害了吾婿,以至令我那可怜的女儿成了寡妇,你是不是该给我家一个交代?”

  穆栩将诏书收起,递给一旁的许贯忠,笑眯眯的说道,“老童,你可不能恶人先告状,不识好人心啊,我这分明是在帮你。

  如今托我的福,童小娘子终于可以从蔡家这个泥潭脱身,岂不可喜可贺?难道你这个做父亲的不为她高兴?”

  不等童贳反驳,就见穆栩又拿出一封信,举起来振振有词道,

  “你看看,我可是为了童小娘子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此乃我写给王庆的亲笔信,在上面我不止劝他将来主动招安,还告诉他童小娘子目前寡居在家,就等他上门提亲了!”

  童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把抢过穆栩手里的信,待发现内容确如穆栩所说后,他才稍微心理平衡了些,不过依然追问道,

  “寨主为何在上面说择日招安,而不是现在?”

  说完这话,他就见穆栩宛如看智障一般看着自己,随即恼羞成怒道,“本官哪里说得不对,穆寨主难不成想过河拆桥不成?”

  穆栩摇头道,“你看你又来了,这俗话说的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王庆就算同意招安,也总得安抚手下之人,确认你们童家的诚意吧?

  再者说了,如果王庆现在就招安,这个功劳岂能落在童枢密头上,你当不会有人出来摘桃子啊!”

  童贳本想借穆栩理亏之际,前来讨一些好处,不想却被穆栩三言两语,就说的无言以对,只得怏怏不快的告诉穆栩,他准备明日就动身启程,返回京城复命。

  望着童贳离去的身影,许贯忠欣喜道,“有了赵家天子这道诏书,寨主日后占据了幽云之地,就等于有了大义名分在手,不知可省去多少麻烦。”

  穆栩摇头笑道,“说到底,这层虎皮也只能唬唬人,关键作用不过是用来堵大宋君臣的口,让他们一时找不到,图谋幽云的理由。”

  许贯忠自是明白这点,当下便略过这个话题,关心起穆栩何时返回河东。

  穆栩思索了一会,回道,“十日之后吧,这次去河东,我打算将大部分人马带走,顺便也请军师同行。”

  许贯忠闻言一愣,随即就问,“那梁山这里交给谁掌管?”

  穆栩头疼的捏了捏眉心,叹道,“我也正头疼这个问题,不知军师可有人选举荐?”

  许贯沉吟片刻,给出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桉,只听他道,“目下咱们的重心全在幽云那里,此地不免有些鸡肋,不如将所有人口全部迁走,只留一支水军留守此地如何?”

  “军师何出此言?”

  面对穆栩的疑问,许贯忠解释道,“寨主且试想一下,待咱们出兵幽云之后,大宋君臣自然知道被寨主耍了。

  到了那时,他们对幽云之地没有办法,恐怕会拿近前眼皮底下的梁山泊发难。若真有这一日,寨主救是不救?”

  经许贯忠这一提醒,穆栩也反应过来。是啊,如果有了幽云作为基业,那再留下梁山泊确实有些鸡肋,食之有味,弃之可惜。

  继续守在这里,不但会分散兵力,还得时刻提防大宋朝廷发兵来攻。毕竟梁山处在大宋腹地,离东京城不过几百里之遥,又有水路贯通,无需几日就可杀到城下。

  但凡大宋朝廷还有一个有识之士在,就不会再放任此处不管。

  道理虽是这样没错,但穆栩对梁山泊投入了太多人力物力,就这么让他平白无故的放弃,还真是有些难以决断。

  见穆栩露出迟疑之色,许贯忠继续劝道,“寨主,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啊。梁山泊是好,却不是久留之地。

  否则寨主又何必费尽心思,先图河东,再谋幽云呢,为得不就是夺取一处立业之基吗?眼下大事将成,切不可再留恋此处,免得成了拖累,让人进退两难。”

  穆栩吸了口气,叹息道,“罢了,此事就交给军师去办,务必在我提兵北上之前,将所有人口迁徙到河东去。”

  许贯忠应了下来,就要去处理此事,走到门口忽然停住脚步,口中询问道,“可要通知扈家?”

  穆栩犹豫了下,想到扈三娘那张俏脸,还是松口道,“派人去扈家传我口信,就说是走是留,皆由他家自个决定,我不会勉强他们。”

  得了穆栩的吩咐,许贯忠当日就召集众头领,传达了穆栩的命令,让管理后勤的宋万、杜迁几人,开始着手搬迁事宜,又派燕青亲往扈家庄走了一遭,去向扈家传讯。

  于是,接下来一段时日,整个梁山泊都开始忙碌起来,每日都有船只载着百姓、或是钱粮顺黄河西去。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确保迁徙之事不被地方官府阻挠,穆栩还特意差人去了趟京城,找童贯帮忙,想让其在赵官家那里求道口谕,责令地方官府放行。

  童贯本来因为前番穆栩所为,有心为难一番,最后却被童贳说服,终究同意了此事。

  至于童贳是如何说的,那也简单的很,他无非就是告诉童贯,为了这种小事得罪穆栩不值,要是将其惹恼了,二人交易之事或许会徒生波折。

  童贯想想也是,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去求见赵佶,以将穆栩赶出山东为由,求来了一道手令,差人送给了穆栩。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从红楼开始的名著之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