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阴山箓 > 第二十二章 别处机心 不为瓦全

第二十二章 别处机心 不为瓦全

  “阿爹!”

  常家一门上下早就弃了大船,悄然登上陆地,此刻正站在不远处的山头上观瞧。

  一行人虽然修为不济,看不出红莲业火的厉害,可那洋洋洒洒化为冰尘的一众小妖,还是骇得常家父女心惊胆战。

  这……

  这便是仙人的力量吗?

  声声梵唱,似乎惊醒了历城常氏血脉最深处的某些东西。

  似乎曾几何时,他们也曾沐浴在此浩渺佛光之下,领受解脱开悟之喜。

  噫,南无狮子青莲具足如来。

  心底默默升起一声佛号,常家家主面上闪过一丝墨色。

  梵音阵阵,业火升腾,剑气森罗,群妖咆哮。

  乱局,变局,危局。

  常家家主眉头紧锁,不知该往何处去。

  走,家里搬往东海的那些根基还在船上。

  留,可这处战场如何有他们这些凡人落脚之地?

  “可是,可是欧阳……欧阳公子……他……”

  常家家主望向前方,业火滚滚,苏彻的身影愈发飘忽,不过仍在酣战。

  “阿爹,还请早做决断,恐怕这一场就是冲着欧阳公子来的。”

  走,说得轻巧。

  当初那欧阳公子可是为了自家的大船出头与群妖一会,现而今自己若是弃之而去,日后如何再来相见?

  小女儿的声声呼唤,还是让常家家主有了决断。

  常家的依靠是东海剑宫,只可惜了船上的那些宝货。

  不过无妨,到了东海之上,只要给自己些时日,历城常氏未尝不能东山再起。

  “乖囡,咱们这就出发,你不要忘了族中今日为的你付出!”

  常家几代人积攒的财富可还在那艘船上。

  常家家主如是说道,他大手一挥,恢复了那个全家上下一起俯首的族长气势。

  “不要再犹豫了,咱们改走陆路,今番便是行乞要饭,也要给我爬到东海。”

  “老爷。”

  沉默的常漆开了口。

  “怎么?”

  若是平时,常家家主或许有心情同这位义子表演一番父慈子孝的和睦场景,现在这个决定全族上下生死存亡的关节眼上,他可没有这个闲工夫。

  “让儿子留下来吧。”

  “嗯?”

  “那些账册都还在船上,我留下来,等风波消停了,再去寻老爷。”

  这时节还管什么账册不账册的。

  常磐看了一眼这个义子,似乎想看出来这个黑汉子心里存的什么主意。

  也罢,他愿意留下就留下吧。

  “那就拜托你了。”

  常漆缓缓屈身下跪,向着常家家主恭敬地磕了三个头。

  “常漆谢过老爷多年来的大恩,日后若是不能床前尽孝,请老爷宽恕则个。”

  说着,眼眶之中竟流出泪来。

  这会了还盼着我死。

  常家家主扫了这位义子一眼,赶紧招呼家人上路。

  常家父子这边了结一番首尾,而苏彻却有一番意外之喜的感觉。

  半空之中,雪夫人与实叉难陀两边说说笑笑,倒是让苏三公子颇有些剥开云雾之感。

  想不到这位雪夫人也事涉此间。

  自己与这位也算是颇有缘法。

  当初在枯林寺里结识了这位雪夫人,两边一开始就算是结下了善缘。

  后来玄山生变,这位雪夫人也是出手帮着裱糊,一来二去,最终为她向大梁朝廷请下了沧浪水神的敕封。

  雪夫人得了朝廷的敕命,在沧浪水中摆开架势,没成想却和实叉难陀搅到了一起。

  妙哉,妙哉。

  大梁朝廷跟佛门早有联络不假,可谁说这位雪夫人同大梁朝廷之间只有自己这一条线呢?

  朝廷、佛门、沧浪水、雪夫人,现在却是彻底的连成了一条线。

  佛门同朝廷早有勾搭,雪夫人有志于神道更是多年来的事实,根本算不得什么秘密。

  雪夫人这样积年的鬼修,恐怕早已经在朝廷布局多年了。

  有朝廷作为中枢,雪夫人未尝不能跟佛门走到一起。

  反正她是要成神的,至于背后是谁帮她成就神位,想来并不重要。

  也是,雪夫人当初投靠自家这边毫无犹疑,如今改换门庭也就便是自然。

  倒是自己一叶障目而未览全局。

  恐怕许久之前,朝廷、佛门以及雪夫人等等这些欲求“上进”之人便已经连成一线了。

  倒是可惜了这大江上下的生民百姓。

  苏彻想通了其中关隘,并没有多少愤怒。

  无非是多杀几个人,少杀几个人的事情。

  又有什么了不得?

  实叉难陀一声轻笑。

  “到底还是夫人慧眼如炬,不然贫僧少不得要被这头孽畜骗过,善哉善哉。”

  紫金巨臂反手而落,带着一股磅礴之力将横夫子兜头压下。

  红莲飘舞,横夫子只剩下被业火攻伐之下的一副残躯,他被雪夫人叫破了心中图谋,面上却并无半分波动。

  “某自问与夫人也算是相识多年,不想夫人确是不管脏的净的都放到碗里来。”

  一言罢,它将一口修行多年的精纯妖元吐出,其色深沉,宛如黯星,凝若明珠,带着深沉寒意。

  此物正是横夫子多年修行的根基,日后成就金丹的根本。

  横夫子燃着红莲业火之手缓缓递出,狠狠地握在了这口精纯妖元之上。

  爆。

  寒潮飚舞,狂风呼啸。

  一股寒潮以这精纯妖元为根基,如波涛,如疾风,如烈火,向着四周喷涌而出。

  数千年的水磨苦功,悠悠岁月里的寂寞潇洒尽在于斯。

  “我本江涛横行客,何必沧海寄浮生?”

  “老鼋,看我与你打个样子!”

  天地元气翻涌,乃是一头半步便可凝成还丹的大妖赌上了自己的一切。

  倒是刚烈。

  实叉难陀心头哂笑。

  他在饿鬼道中也见过不少有这样的倔骨头,忍气吞声,苦心修行,想要挑战佛门定下的秩序,逃出那六道轮回之所,可最终的结果都是沦为过耳既忘的笑谈。

  “牟!”

  实叉难陀口诵咒文,手结无畏狮子印。

  虚空之中仿佛响过一声狮吼。

  卍字符印于空中轮转,朵朵白莲生灭不息,这位凝成舍利的还丹高手,竟然以自家精纯的修为法力,以力对力,要将横夫子这舍尽修为的一击强行压下。

  “横夫子,路上且等我半刻!”

  一声唤,那位潜身不动的宫先生忽然闪耀,原来他竟然一直潜伏在实叉难陀身周,此番忽然出现,两者距离不过十丈。

  一道幽影宛如离弦之箭自他身上跃动而出。

  “死来!”

  7017k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阴山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