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万界剑尊 > 第八百一十二章 抱鞘行者周永平

第八百一十二章 抱鞘行者周永平

  ps:上一章末尾搞错了,蓝色还是下意识打成了黄色,等改完后审核放出来就会变了。

  ——————————

  蓝色的纹路在漫射着淡淡的光芒,充斥了白袍男子那震惊的眼球。

  叶轻尘收回手掌,淡淡地出声道:

  “这下,我有资格参加赴莽武会了吗?”

  在见到这个神秘石柱的一瞬间,隐匿在暗处的冷羽月便已传音告诉了他这个石柱的作用。

  简单来说,就是需要使出全力朝这个石柱打一拳,石柱便会发出光芒。

  不同的光芒对应着不同境界层次的实力。

  比如赤色的光芒,便对应着超脱境五级。

  黄色的光芒,则对应着超脱境六级。

  而蓝色……则是对应着超脱境七级!!

  听到叶轻尘的声音,呆滞中的白袍男子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咳了几声,语气也变得恭敬客气起来:“当然,公子当然有资格参加赴莽武会。”

  “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公子能够海涵。???????????????”

  超脱境四级……却能爆发出比肩超脱境七级的实力……

  这样的潜力,日后若是能安然成长下去,必然会成为一代强者!

  而他很清楚,像这样的天才往往都有不可侵犯的傲气和自尊。

  因此,他必须要尽快低头认错,否则万一被这样一个潜力不俗的天才给记恨上,那就万事不妙了。

  叶轻尘依旧神色淡漠地走回了桌子前面,在白袍男子双手奉上的本子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叶…轻…尘?”

  白袍男子默念出了这个名字,旋即眉头微皱。

  他可从未听说过周边几个城池或者是那些大势力当中,有流传过这个名字。

  以他的潜力,他不可能默默无闻,以至于连他都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声。

  “难道是这个家伙的化名?”

  白袍男子胡乱猜测着。

  写完之后,叶轻尘出声问道:“‘赴莽武会’是什么时候开始?”

  白袍男子连忙回神,出声答道:“三日后上午辰时,地点仍旧还是这里。”

  他双手拿出一个符令,递给了叶轻尘:“这是代表您是选手身份的符令,凭此符令,到时候可直接进入广场。届时会有人来带您去选手休息区,等候下一步安排。”

  这个符令通体呈灰黑色,上面刻着“赴莽之星”四个字。

  “赴莽之星?看来是对我们这群参加了‘赴莽武会’的人有着很大的期望啊。”

  叶轻尘笑着说道,一边收起了符令,一边朝着客栈的房间走去。

  接下来的这三日时间,他刚好可以用来巩固修为。

  两个月的频繁战斗,让叶轻尘在每一次突破之后,神道根基方面都已经打磨得近乎是坚实无比。

  而突破到超脱境四级,还是十几天之前的时候了。

  如此惊世骇俗的突破速度,若是被神界芸芸众生得知,怕是都会疯了一样抓捕叶轻尘,试图弄明白他破境的速度为何会如此之快的原因。

  然而十几天的时间仍旧不够打磨好超脱境四级的神道根基。因此,叶轻尘仍旧需要在这三日之内,好好打磨一下自己的神道根基。

  三日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晨曦破晓,朝阳初升。

  这一日,临枫城变得前所未有的热闹起来。

  叶轻尘刚一踏出客栈大门,一眼望去,几乎是人山人海。

  若非这街道足够宽敞,能够留出足够的空间,否则怕是要被挤死在人山人海之中。

  人潮的涌动方向几乎是一致的——全都在朝着广场涌动而去。

  叶轻尘也随着人流的涌动方向走过去。

  很快,他就来到了广场的入口。

  此刻的广场,和三日前的广场相比,已经大变样了。

  不但设立起了围墙,甚至还安排了两个修为皆在化元境层次的守卫在门口守着。

  由此可见,这次赴莽武会的规格之高,戒严之重。

  叶轻尘拿出了那块符令,给守卫看过之后,便得到了放行。

  走进广场,叶轻尘这才发现,偌大的广场,已经被分为???????????????了六个圆台。

  圆台上面,分别放置着两个神秘的柱子。

  “请问您是要准备参加今日赴莽武会的参选者吗?”

  一个像是侍者模样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看到了叶轻尘腰间别着的符令,出声问道。

  闻言,叶轻尘点了点头。

  “那请公子跟我来。”

  侍者作出了个请的姿势,在前面带路,叶轻尘则跟在后面。

  很快,叶轻尘在侍者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临近其中一个圆台的休息区。

  此时的休息区里,已经有了不少人。

  叶轻尘一来到这里,顿时引起了这些人的注意。

  但当他们探知到叶轻尘身上那超脱境四级的气息过后,顿时都皱了皱眉。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个超脱境四级的家伙混了进来?”

  “应该是通过了那个很严苛的测验吧,不过这样的修为……他难道能拥有比肩超脱境五级的实力?”

  “哼,就算有比肩超脱境五级的实力又如何?超脱境五级的修为在我们这里都不够看,更遑论只是拥有超脱境五级层次的实力而已。”

  “不错,实力虽强,但也要看底蕴够不够深厚。”

  “光有一身强悍的实力但却没有足够的真气挥霍的话,迟早也会变成笼中困兽,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窃窃私语声不断响起,似乎也并没有刻意避着叶轻尘。

  叶轻尘自然也不会在意他们说了什么。

  他们在打量他的同时,叶轻尘也在观察着他们。

  据他观察,这个休息区当中,有不少人都处于超脱境六级七级这个层次。

  鲜少有超脱境五级修为的参选者。

  而即便是有,也都被刻意地排挤在外,孤零零地坐在休息区的角落里。

  这时,叶轻尘注意到了一个没有掺和那些窃窃私语的人。

  只见休息区的前方,一个抱着一柄破旧剑鞘的青年男子目光直挺挺地看着前方的圆台,身上不由自主地散发出一股孤寂幽冷的气息。

  叶轻尘注意到,有不少人的目光扫过那名青年男子的时候,皆是露出了一丝忌惮的神情。

  “想知道那是谁吗?”

  突然间,有人拍了下叶轻尘的肩膀,笑嘻嘻地出现在了叶轻尘的眼前。

  叶轻尘愣了一下,察觉到他身上似乎没有任何敌意后,便出声道:“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

  “沈鸣,二十四岁,超脱境五级。”

  这名笑容满面的青年男子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外加年龄和修为。

  “你怎么会突然找上我?”

  叶轻尘饶有兴趣地问道。

  除了这位自称沈鸣的家伙,其余同样是超脱境五级修为的那些参选者,可就没有来主动找他。

  “嗨,还不是待在这里无聊,没人能陪我说话嘛。”

  沈鸣大大咧咧地道:“你也知道,那些天才一个个心高气傲的,看到修为不如自己的理都不理,甚至还形成一个个小圈子,将我们这些修为弱的都排除在外。”

  “这也就算了,关键这些修为弱一点的还都不喜欢抱团取暖???????????????。”

  “我去找他们聊天,想形成一个小团体,彼此之间也好互帮互助,哪怕都早早淘汰出局,也能搭个关系,日后也好有个照应。”

  “谁曾想,我去找他们聊天,他们都爱答不理的。”

  说到这里,沈鸣直接愤愤不平地点破了他们的心里想法:“你说,明明实力本就不如人家,还在那里装什么傲气呢?!”

  他当然没敢说的太大声,声音压得刚好只有他和叶轻尘能听见。

  叶轻尘笑了笑,没有跟他掰扯,而是用目光向他示意了一下那个抱着剑鞘的青年男子。

  “那个人,究竟是谁啊?”

  “嚯,看来你应该不是奕焕城的人,否则不会不认识这位‘抱鞘行者’周永平。”

  “周永平?抱鞘行者?”

  叶轻尘愣了一下,旋即不由自主地轻笑一声。

  周永平的名字他曾听紫裙侍女提起过,乃是那七个讨论度很高的天才之一。

  】

  “这个名号,还挺符合他的。”

  “是,这个名号的前两个字确实很符合他,而行者这两个字……则是和他以往做下过的那些事有关。”

  “哦?”叶轻尘顿时来了兴趣。

  沈鸣立马告诉他,这个行者的来由,是因为周永平经常仗剑平城中一切不平之事。

  所行所为,皆鸣不平。

  而他之所以敢这么做,也是因为他不但年纪轻轻,便已拥有超脱境八级的修为,更是拥有一个奕焕城人尽皆知的神寿境散修强者当师父。

  有这样的背景,那些被他找上门的恶人也都不敢报复他。

  他也因此在奕焕城内拥有了不小的名气。

  说完这么多,沈鸣依旧还是神采奕奕:“我们这个休息区里有周永平,但是别的休息区里也有几个正处于热议的参选者,要不要我也都给你说下?”

  叶轻尘向其它几个圆台看去,发现那些圆台的附近,也都有一个和他们这里差不多的休息区。

  “不用了,武会估计快要开始了。”

  叶轻尘摇了摇头,将目光望向了广场上那最为突出的看台上。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万界剑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