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寒门母子 > 第六百六十二章 隔墙有耳(二)

第六百六十二章 隔墙有耳(二)

  小子们七嘴八舌,又是提建议、又是自告奋勇的,卓耀说道:“那地方可不是好玩儿的!

  大戈壁,连个树都没有,一点儿热乎气儿都存不住,不说冬天,就算夏天,白天热死,晚上不穿毛裤都睡不着!

  在那里,一年四季的衣服都得备着,一天当中就得随时换!

  河里拣石头还好些,可以不容易,晚上踩水里都冻脚,就那样,沃斯人还让女人脱光了下水采玉呢!”

  啊?!小子们听呆了!

  他们听的不是冷,是女的、还脱光了!

  人哪,只听那些想听的内容。

  卓耀给解释:“他们那边有说法,说少女、秋月、河水和美玉能相互召唤和吸引,采到的玉石不会丢失;

  唉,就跟咱们北边人挖人参差不多,得用红绳拴上再挖,不然会跑,他们那儿少女跟红绳的作用一样;

  他们让少女脱光了下水,用脚底板认真感受玉石,说是月光会指引她们找到玉石;

  摸到一块就举起来对着月亮照看,要是品质极佳的羊脂美玉,还得围起来对着月亮吟诵赞美诗……”

  卓耀讲述的时候神情挺不屑的,觉得那种行为简直就是为了让沃斯那帮贵族变着法满足欲望,可小子们听得入迷啊,尤其是很多没成亲的小子,简直心向往之。

  卓耀泼冷水:“别想美事儿了,咱那块地方离他们远着呢,我是没见过,这些都是刚去的时候听说的!

  再说了,山上开采到的玉料得靠人背下山,盘子这么大薄薄一块就有二三十斤;

  ‘上山不易,下山更难’这话你们都懂吧?山上没有路,都是咱们的人一锤一凿砸钉子拴绳子开出来的小路,也就能有个搭手扶一把的地方;

  背石头下山,一步一滑,稍有不慎,就会坠落悬崖,可真就是宁为玉碎了!

  还有,那玉京山千丈之高,啥也不干光喘气都费劲,饿了想煮个面条吃,水看着是烧开了,可面条煮不熟!那水不够热!

  在高山上,人特别容易疲劳,背着石头都不敢多歇一会儿……”

  有人不解:“为啥不敢歇?”

  卓耀:“一是怕耽误下山,不然干粮吃完就只能饿死在雪山上;二是一旦停下来就没有勇气再站起来走,只能凭着一股意念,一步步坚持到底。

  还有那太阳光,一点遮拦都没有,直接就把人晒得到处流血,耳廓、嘴,凡是皮薄的地方都会一直出血。”

  这时候还是很多人坚持要去,是真心支持楚清:“那么苦,兄弟们会想家吧?要不咱们轮换着去,好歹让他们回来缓缓,不管咋说,总得吃点儿好的补补身子。”

  卓耀说:“想家,咋不想?不过那些兄弟多是光棍,成过亲的不多,我跟老大在那儿的日子,有空就帮他们写家书,他们不识字,也说不出想写啥,最后你们猜怎么着?”

  这种口头语是楚家人共有的,于是也就自然跟着接茬:“怎么着?”

  卓耀:“老大教我一套词儿,背下来,到时候把称呼换换就行,比方说……‘贤妻孝儿,别来数月,思念日深,每在梦中,尽是妻儿形影,不知全家健康平安否?这里一切甚好,勿念……’”

  皇帝和胡恒秋在外面频频点头:这内容果真能通用。

  大家边吃边说,一旦有人说新话题,大家就不再喧闹,安静地听。

  屋里面,吕师傅已经说到小宝遇险那一段了:“一听说泥石流,小宝自己就带人去山上救人了,我们拦都拦不住!”

  小子们就唏嘘:“跟我们老大一个样儿!啥都舍得,就不舍得弟兄们!”

  吕师傅说:“七天了,七天小宝都没回来,连个信儿都没有,我跟老黄再也坐不住了,他娘不在跟前儿,小宝要是出啥事儿了,我俩怎么跟他娘交代!

  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小宝也下了山,山脚下碰上的,人家都把粮食送上去一波了;

  山上开的小道都被冲没了,孩子带人重新又给修复的;

  见到我们的时候他僵着小身板,跟我们说啥事儿没有,我们还以为他站得标杆溜直是在炫耀自己运粮食成功;

  等回到基地,那孩子自己偷着换药,被我撞见了,才知道他差点摔死在玉京山!

  孩子后背跟蛇一样的一条大口子,红红肿肿的,都烂得化脓了,自己个儿想擦擦脓水都够不着,老可怜了!”

  楼里面半天没声音,然后是唏嘘一片。

  皇帝在外面抿着嘴,心中也是感慨得很。

  胡恒秋看皇帝脸色不甚好,怕给冻着,提议道:“老爷,要不咱们进去吃吧,我看有人腾出桌子了。”

  因为楚元跑去找甘来,楚清就给小两口让出房间,抱着孩子去小宝那包间吃饭。

  二楼的包间给黄忠他们留出来了,可他们偏不在二楼吃,都在一楼跟年轻人在一起。

  反倒是一些来投拜年贴的密侦司低级官员被让到包间吃饭。

  楚清简单吃几口,就把孩子交给小宝,自己得去照顾密侦司的同事们,熟不熟的不说,人家既然来了,自己又在,总得相互成全脸面才是。

  招呼了一圈,还得到楼下看看黄忠和吕师傅,岁数大了,得看着他们别喝太多酒。

  楼上楼下转一圈,还得招呼下坐在楼外吃露天流水席的人们,就一眼看到了胡恒秋。

  对楚清来说,胡恒秋长得实在有特色,想看不见都不行,就那小眼睛,就那牙花子,唉,标志性啊!

  赶紧过去请人,这是领导,咋能让坐在外边呢?

  楚清来到桌边,招呼道:“胡大……人……”艾玛,咋皇帝也在这儿呢?吓死人了!

  使劲儿眨眨眼,没看错,是皇帝!“皇……”

  一个字刚出口,胡恒秋马上接嘴:“楚东家!黄老爷和我正好路过,看见有免费餐食,不吃白不吃!”

  楚清:“啊这……您二位是贵客,快里面请!咱楼上有包间!”

  楚清赶紧往里让人。

  天啦噜!这俩人啥时候来的?咋没人发现呢?

  老黄忠见楚清忙叨一阵子,怕她吃不上饭,出来找,一眼就看到皇帝,我的天!

  老头儿快步就往前一溜小跑:“皇……”

  皇帝也一眼就看到老黄忠,紧忙比手势让别激动:“我们吃好了,这就回去,你们不用送。”

  这怎能行?皇帝来了,然后让人家冷哈哈地在外面吃东西,大不敬啊!

  楚清坚持往楼上请人,皇帝虚按了按手,示意楚清不用客气,指指楼子里说道:“不好扫兴的。”

  也是,要是楚清毕恭毕敬把这二位请上楼,大伙儿估计也没法吃喝痛快了。

  看着楚清和老黄忠不安的样子,皇帝安慰道:“谁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朕……咳咳,真是好运,我们今儿就吃到了,好吃得很!”

  胡恒秋也附和,小小声地说:“宫里肯定吃不到铁板鱿鱼!”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寒门母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