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夺荆钗 > 第四十六章 暴怒

第四十六章 暴怒

  张旭樘恨不能两只手伸进心里,把满心乱麻给整理清楚。

  片刻之后,他有了思绪,睁开双眼:“应该是晋王的长史在暗中帮宋家找人,晋王沉醉在温柔乡,舍不得出来呢。”

  “就用下策吧,得先把事情办到谢长史的面子也不管用才行,非晋王出面不可,要快,不然谢川就把事给办了……就是动静大了点……”

  湛士昭连忙俯身,倾听张旭樘的谋划,听完之后张了张嘴,眼里闪过一丝怜悯,很快又将这点心思藏了起来。

  罗慧娘、黄文秋、宋绘月,全都捏在了张旭樘的手里。

  黄家,小陈氏正在请客喝茶,全不似宋家愁云惨淡,反而欢声不断。

  小陈氏磕着瓜子:“我儿子和罗家小娘子私奔,那是我儿子有本事,宋家和罗家都抢着要和我们家结亲。”

  和她交好的一位妇人问:“听说宋太太气的要死,她和王府交好,谢长史亲自出面去了趟衙门,你就不怕他们找到你儿子报复?”

  小陈面上没有半点忧愁:“怕什么,宋家的天要塌下来了,也没见晋王回来给她们母女出头,可见情分都是假的,谢长史难道还能改了律法?”

  “那要是你儿子回来了,罗宋两家都要你儿子,你怎么办?”

  “我们家是儿子,怎么都吃不了亏,大不了宋家大娘子做妻,罗家小娘子做妾。”

  “哎哟哎哟,你怎么就知道宋大娘子还肯嫁?”

  “除了我们家,难道这潭州城还有人愿意娶她?”

  几个妇人都笑了起来,虽然宋家可怜,可事实就是如此。

  按律男女双方自愿私奔,也只是挨一顿打,返还女方嫁妆,聘礼归女方所有,判定婚书无效即可。

  黄家不过是损失些许钱财,还能继续和罗家结亲。

  小陈氏得意洋洋地端起茶杯,舒舒服服等着抱孙子。

  宋太太趾高气昂令人讨厌,宋绘月不懂低眉顺眼讨好她也很讨厌,只有儿子是顶好的。

  她委委屈屈的和宋家打交道,这口气终于出干净了。

  事情出了两天,她连宋家那条街都没踏进去,宋家又能拿她和她的儿子怎么样?

  就在她身心舒畅之时,外面有丫鬟风风火火闯了进来:“太太,大爷和罗家小娘子找回来了!”

  “真的?”小陈氏手一抖,茶杯倒在桌上,茶水倾巢而出,在桌上肆意蔓延。

  她带着笑脸站起来:“哎呀,我今天就不多留你们了,我得看我儿子去。”

  几位妇人起身告辞,鱼贯而出,小陈氏揪住丫鬟:“大爷在哪呢?罗家小娘子呢?”

  丫鬟犹豫着道:“罗家小娘子还家了,大爷......大爷让衙门的人带走,打了、打了二十板子,投到牢里去了。”

  小陈氏身子一晃,手撑住桌沿:“你说什么?怎么会挨打了?他们凭什么打我儿子?又不是拐带,罗慧娘是自愿的!”

  丫鬟小声道:“衙门里说是大爷拐带的。”

  “不可能!”小陈氏声音尖锐“怎么可能是拐带!罗家不能乱讲,罗家小娘子是早就爱慕我儿子的!我儿子一表人才,还用得着去拐带别人!”

  丫鬟低着头,不发一言,只觉得脑袋被这声音震的嗡嗡作响。

  小陈氏不用她开口,自己乱成了一锅粥。

  拐带可是杀头的大罪。

  她的心眼小,脑仁也小,全部加起来也只够家长里短,只有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几样本事是无师自通,此时含着眼泪,就想到了哭和闹。

  就像上次黄文秋在牢里,她只是去宋太太面前哭了哭,就把黄文秋给哭出来了。

  只是这一次不能去哭宋太太,得换人。

  “一定是宋、不对,是谢家买通他们了,我得去衙门找朱知府说清楚!”

  衙门里,朱广利在喝滋补老鸡汤,倪鹏在吃好消化的烂乎炖肘子。

  外面小陈氏哭哭啼啼的尖叫,两人全都由内而外的麻木,甚至胃口更好了。

  滋补完毕,朱广利感慨一声:“真是多事之秋。”

  就在这时,另一声气势汹汹的骂声打断了他的多愁善感“别他娘的嚎了!”

  “哎哟我的娘!”朱广利吓得站了起来,“是我夫人!”

  朱夫人这两日身子正不舒服,在后院让小陈氏闹的头痛欲裂,又不见朱广利动作,因此亲自领着丫鬟嬷嬷出来赶人。

  “自己养出来的好儿子,居然还有脸叫冤,要是我,早就去宋太太跟前跪着了!”

  “就是因为你不贤,你儿子才这么祸害人,新婚之日给人难堪,要不是宋大娘子强的住,换个人都吊死在你家门口了!”

  倪鹏听的十分畅快,对朱广利道:“尊夫人好生爽利,相公有福。”

  “嘿嘿,哪里哪里。”朱广利拈须,一边自豪,一边坐立不安。

  朱广利的嘿嘿声还没完,就在朱夫人的骂声里涨的脸色通红。

  “你那好儿子又不是朱广利操出来的!”朱夫人见小陈氏不为所动,哭的梨花带雨,气的口不择言,“赶紧滚你娘的蛋,等你儿子死了,你再来号丧!”

  “老娘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守寡的人,要么就再嫁,要么就扎牢篱门!你看看你深更半夜,在人家府门前装腔作势……”

  小陈氏让她骂的六神无主,张着嘴,停了哭声,觉得事情不对劲。

  她哭的是请朱知府为她儿子做主,放了她儿子,以免被宋绘月贿赂残害,怎么到了朱夫人嘴里,成了她勾引朱广利?

  在朱夫人长达一刻钟的唾骂下,她一句整话都没能插上,只能继续嘤嘤的哭。

  朱广利抄起伞就往外赶,怒斥那班皂吏:“都干什么吃的,还不把人给我架走!”

  “哎呀夫人,”他拉住裴氏的手往回拽,“你怎么能扯到我头上——我没有说你说错了的意思,可我的名声要紧啊。”

  朱夫人翻了个白眼给他:“你还知道要名声,放着个老娘们在这里哭哭啼啼,怎么,你和倪师爷听的陶醉了?”

  “是——不是,天地良心,我和倪师爷是在谈案子,怎么会听她一个老娘们哭——小娘们我也不听,夫人请回去休息。”

  小陈氏让人架了出去,伞也掉了,六神无主地站在街口。

  这可怎么办?

  她想振作精神往家走,可连腿都沉的抬不起来了,就在这时,一把伞罩住了她,她回神一看,竟然是罗慧娘。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夺荆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