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夺荆钗 > 第八十四章 丢盔弃甲

第八十四章 丢盔弃甲

  张旭樘的床和岳怀玉的床一样都是套床。

  外面是四根黑漆立柱,平整厚密的纸封住,上面画着四季景,纸帐和床中间,还有一脚宽。

  就在银霄举刀就刺之际,一只手从空隙中凭空出现,抓住了银霄的刀。

  这只手的主人随后从暗处滚了出来, 用另一只手扼住了银霄的手腕。

  他没有表情,活死人似的插在了银霄和张旭樘中间,握着刀锋的手鲜血淋漓,却又无知无觉。

  张旭樘无声一笑。

  这是他的杀手锏,是他的死士,哪怕自己粉身碎骨, 也要护住他的性命。

  平常这个死士就像狗一样跟随着他, 吃喝拉撒也全都如同野狗,没有感情, 没有思绪,活着唯一的目的就是保护他。

  这是他们张家训练出来的野狗,千里挑一的资质,浴血厮杀的驯化,百者存一,是瘟猴一手策划的“孤狼”大计。

  银霄对上此人,心中同样震惊无比,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慌乱。

  此人来势汹汹,速度之快,与银霄如出一辙,银霄下意识往后仰,抬手架住了他的攻势。

  然而还是慢了一瞬,刀从他的手臂上划过。

  “银霄!”宋绘月怒喝一声,打出一枚银丸。

  这人不躲不闪,目光只聚集在银霄身上, 任凭银丸打中他的手腕, 铜皮铁骨似的,不痛不痒,一拳挥向银霄的脑袋。

  银霄知道来者不善,连退三步,从逼仄狭小的缝隙中退出去。

  死士并不打算乘胜追击,银霄退出张旭樘五步之内,便立刻收手,像条影子似的继续躲藏。

  银霄却早已料到他这一动作,在他缩手后退之时,猛然纵身一跃,一条胳膊宛如千斤坠,自上而下的砸了过去。

  死士没能预料到银霄的动作,双手交叉格挡,两人手臂同时一震,同时银霄抬腿,用膝盖狠狠往上一顶。

  死士无路可退,受了他这一击。

  以银霄的力度,这一击应当是相当痛苦,然而他却神色不变, 一手按住了银霄的肩膀,另一只手爆发出巨大的力量,一拳击中银霄腹部, 将银霄揍的连连后退。

  银霄虽然后退,手却如同钢爪扣在死士手腕上,将他一起从张旭樘身边带走,重重跌倒在地。

  两人的力道都十分惊人,每一次出手都带着沉重的风声,以至于正在打斗中的游松等人都忍不住侧目。

  银霄全神贯注的攻击,死士亦是不断寻找对方的破绽。

  张旭樘缩在床上,目光震动地看着银霄,不知道此人怎么会流落到宋家。

  太可惜了。

  这样的人,竟然埋没在此。

  就在他大为遗憾之时,一双冰冷而且纤细的手,从他身旁伸出,在他脖颈上合拢,力大无穷地勒住了他。

  这双手白净细嫩,来自宋绘月。

  张旭樘抻长了手脚,像条离水的鱼一样翻滚挣扎,两条腿用力地蹬着,感觉自己的骨头被宋绘月给捏碎了。

  胸膛憋闷的像是要爆炸。

  痛苦突如其来,他瞪大眼睛,面孔涨得通红,脸上的五官全都扭曲成奇怪的模样,两只手劈头盖脸抓向宋绘月。

  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突发奇想,他将两只手落在了宋绘月的胸前,隔着一层布料,感受到了宋绘月的体温。

  宋绘月面色巨变,下意识的想要将张旭樘的手从自己身上抖落,两手从他的脖颈上离开。

  张旭樘抓住了这短暂的空隙,从床上翻了下去,在一片乱的脸落脚之处都没有的房间里连滚带爬,火速逃到了门口。

  死士、张林,全都被绊住了手脚,只剩下他和宋绘月,继续完成山颠未曾完成的一场追逐。

  只是这一次,顺序颠倒,宋绘月成了捕杀者。

  张旭樘心头狂跳,越发的头晕目眩,慌里慌张地爬起来,打着赤脚就往夜色中钻。

  牙齿在奔跑中上下打架,咯咯作响,他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宋绘月提着一把带血的刀,对他穷追不舍。

  一边追,她一边发出了清脆甜美的声音:“张衙内,你不是非我不可吗?怎么跑的这么快?”

  这声音落在张旭樘的耳朵里,就成了恐怖。

  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成精了似的变换颜色,两条腿拖在地上沙沙作响,逃跑的同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咆哮:“去你娘的!”

  用尽丹田之气吼完之后,他一头扎进了这座大宅的后花园中。

  周定深这座大宅,在建造之时颇费功夫,后花园不仅大,而且古朴清幽,复廊曲折,掇山叠石,花木层出,白墙黛瓦下,月门漏窗处处都是,到处都能藏人。

  张旭樘率先藏了进去。

  他怕了——宋绘月哪里是小娘子,简直是个孤注一掷的怪物。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手中的另外一张护身符还管不管用。

  黑暗中他汗出如浆,喘气如牛。

  他是身娇肉贵,从没有吃过苦头的,此时恨不能从京城把他的老父亲搬来,当场判宋绘月一个杀人纵火大罪,立刻斩首弃市。

  趟过冰冷的清浅小溪流,他钻进假山洞子里,同时内心充满疑惑——这小溪流白天看起来十分可爱,怎么入夜之后,也这般冰冷?

  人刚钻进去,外面就传来宋绘月无所顾忌的叫声:“张旭樘!”

  张旭樘吓得一个哆嗦,心中暗骂:“臭娘们,嗓门怎么这么大!”

  他也不指望这叫声能招来救兵。

  府上下人向来知道深更半夜正是他寻欢作乐的时候,谁也不会没眼色的来打搅他。

  随后他又按捺不住好奇心,乌龟出壳似的探出脑袋去,硬着头皮张望宋绘月的动静。

  月光下,药膏糊住了宋绘月大半张脸,大眼睛瞪着,冷静而且无情的四下搜寻,树枝花木勾着她身上的皂色披风,让她无法畅快行动,于是她毫不犹豫地扯掉了。

  披风里面倒是颜色柔软的少女衣裳和身段。

  然而张旭樘没注意她的曲线,全幅心神都在她的脸上,觉得这道疤痕让宋绘月越发的毛骨悚然,情不自禁抖成了风中落叶。

  这狗东西就不能等脸好了再出没!

  时间流逝的异常缓慢,他们两个人占据着这巨大的花园,在黯淡的光线下辗转腾挪。

  张旭樘双手合十,悄悄望天祝祷:“佛祖保佑,菩萨保佑,罗汉保佑,今夜一定要救我性命,我必定建庙捐钱,塑造金身,若是我的护身符还有用,就让乌云遮了月亮吧。”

  正巧一阵风过,厚厚的云层将本就不明亮的月光遮住了。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夺荆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