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夺荆钗 > 第九十九章 晋王曲线追爱

第九十九章 晋王曲线追爱

  得到宋清辉确切的消息,宋太太整个人都轻快不少。

  宋绘月轻声道:“阿娘,我们回京都去,往后就呆在京都,离清辉也近一点。”

  宋太太沉思片刻:“是不是晋王也要回京了?”

  “是。”宋绘月点头。

  宋太太想了想,虽然宋绘月心中一向大有主意,但是在婚事上的主意则很糟糕, 仿佛对男女之情还未开窍,有些话便咽了回去。

  晋王心中有万丈长虹,他日前程万里,小小宋家,倚草附木,王爷若是有需要的地方,自然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只是晋王想要定鼎, 一门能作为助力的婚事必不可少……

  “王爷若是有事要帮忙……”

  宋绘月笑道:“我们自顾不暇, 哪里能帮的上王爷的忙。”

  “那倒也是。”

  哪知到了下午时分,比猿猴还要轻盈的侯二领着五个兄弟,外加死皮赖脸前来的杜澜,忽然到了竹溪斋。

  等云嬷嬷开了门,侯二让其他人等在外头,自己进了门,正要问大娘子可在,就见青石板上放了条小板凳,宋绘月稳坐在小凳子上。

  她左手稳住竹筒,右手操一把砍刀,先将砍刀在竹筒上方劈出一条缝隙,刀锋卡在砍刀中后,连竹筒带刀扬起来,在地上用力一磕,“咔嚓”一声,竹筒就整齐的裂开成两半。

  她听到动静,松开竹筒, 抬头看向侯二。

  侯二连忙躬身上前, 低声道:“大娘子可还记得我,我在游松哥哥手下效力,是王爷的门人。”

  宋绘月道:“记得,你飞檐走壁的功夫十分罕见。”

  侯二腼腆一笑:“多谢大娘子夸赞。”

  杜澜在外等的心焦,虚弱地催促:“二哥,你说正事,我还要和大娘子说话呢。”

  侯二回头骂他:“你又皮痒了是不是!”

  杜澜丝毫不怕他:“你不说我说。”

  宋绘月听到杜澜的声音,虽然中气不足,但总算捡回来一条命,就让云嬷嬷请他进来说话。

  杜澜不肯进来:“我鸠形鹄面,不堪见人,大娘子,我监守张旭樘不利,害的大娘子一家遭受莫大苦难,大娘子……”

  说着,他忍不住哽咽一声。

  宋绘月道:“和你没关系,是张旭樘的错。”

  “大娘子不怪罪我,我就心满意足了,改日我再讨大娘子一杯酒……茶喝,二哥, 我的话说完了,你说正事吧。”

  侯二拿这小子没办法,只能转头低声对宋绘月道:“大娘子,王爷让我来,是有要事请大娘子相助。”

  他将事宜仔细说了。

  原来裴豫章受命于天子,便日夜兼程,行船走马赶往荆湖北路,接过驻军大权,又朝严实借了一万兵马,***贼。

  他昔日乃是水上名将,一出手便见成效,抓获了一批江贼。

  这群贼人在严刑拷打之下,供出了税银所藏之地,只是大部分银两已经运走,留在原地的连一万两都不足。

  原本剩下的事就是追查税银下落,问责江贼死罪,不料在四司同审下,江贼说了个耸人听闻的实情。

  这二十多万两银子,熔过之后,只剩下六成足银,其中有四成掺杂的是铜,外面刷了一层锡粉,看起来色白而已。

  真正足银的也只有面上一层。

  裴豫章当场命人将收缴的税银抬出来,请了四个银楼的掌柜,以“吃银虎”擦拭足银对牌和官银。

  银楼的足银对牌银道呈现灰白色,白色重,灰色少。

  而官银则是乌黄色返青发深,可见其中参杂了少量的黄铜。

  见此情形,在场官员无不愕然。

  这可是官银,是要收入国库的,乃是国之根本,也是朝廷脸面,官银都作假,往后老百姓怎么敢再信任朝廷。

  裴豫章做主当场就发了海捕文书,抓四海银楼的话事人,又送加急文书进京,陈述此事,并请今上清查国库,看往年入库的税银是否也有假,不止是两广路,其他路存留的税银也要查。

  张相爷若是在一开始便对罪官求情,有所保留,又未曾请裴豫章出马,洗清张家,此事一出,他这个相爷无论如何都逃不脱今上的震怒。

  今上有旨,责令各路通判专任税银一事,总领按查,同知州协力,并通提刑司。

  “大娘子,王爷这里的月俸和料钱也是由国库里拨来的,因此咱们这里也要查,王爷请您在他不在期间,守住王府的门户。”

  宋绘月放下砍刀:“王爷去哪儿了?”

  侯二答道:“王爷和转运使等人全都得去鄂州纲领所,帮着查验那里的税银,就是人手不够,又不能自查,只能交叉着查,谢长史也跟着去了。”

  晋王出门,黄庭必须得跟着,谢长史生性谨慎细致,留在这里大材小用,谢舟还坐着冷板凳。

  底下这些门人,需要有人来调动。

  宋绘月起身走到竹堆里,在里面不停翻捡,同时问:“要做到什么程度?”

  侯二思索着晋王的话:“要是有别有用心之人上门,就闹的越大越好。”

  宋绘月收回手,掏出一个最为干燥的竹筒来,做回板凳上:“最别有用心的人就是张旭樘。”

  然后她扬起刀,手起刀落,将竹子劈成了两半:“验银子的日子定了吗?”

  “定了,就在初十,由荆湖南路的转运使前来查看,”侯二又记起来一件事,“王爷还让我告诉大娘子一声,闹鬼也要紧。”

  一听到闹鬼,宋绘月就想到齐虞。

  经过齐虞的渲染,晋王的府上岂止是闹鬼,简直是群鬼荟萃,百鬼齐放,青天白日就霸占院落,在里面兴妖作怪。

  这话先经过齐虞的嘴,已经是扩大了数十倍的威力,再经过热心刁民的传播,更是势不可挡,就是天师下凡也救不了晋王。

  难怪晋王多年来都关着王府大门,也不娶妻,原来都是鬼祟在作怪。

  还有那等游方道士、和尚,跑到晋王府外说看到了黑气笼罩着王府,只要晋王诚心驱鬼,他们必定手到擒来。

  侯二办了闹鬼的事,却只知道这件事是为了吓唬这些小娘子们,一时也不知道有何紧要之处。

  他挠头看向宋绘月:“大娘子,我没明白王爷说的什么,只好这么给您没头没脑的传过来了。”

  “我明白。”宋绘月把那一对好竹筒再对半剖开。

  这一下没劈的好,劈歪了。

  她放下砍刀,甩了甩手,看着像是手不稳,其实她知道是她方才分了心。

  什么时候她和晋王心有灵犀了?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夺荆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