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夺荆钗 > 第一百章 铁胆
  宋绘月因为自己和晋王的思想相通而心神不宁。

  在晋王身边,她是不敢妄动,无论身心都保持着石佛一般的境界,但是招架不住晋王水滴石穿的功夫,别说是石佛,就是金刚也让他滴穿了。

  这一发现,让宋绘月心头悚然。

  她仿佛忽然通达了某种境界, 心头燃起一小簇的火花,有点飘,甚至像一只等待抚摸赞扬的小动物。

  这种感觉太陌生,而且不真切,所以她迅速地不再去想。

  目光扫过侯二,她镇定下来,决定拿出满腔热忱, 给晋王的大业舔砖加瓦。

  侯二将剩下的话一一交代:“王爷说还有两个客人要来,您想见就见一见, 不想见就不必理会。”

  宋绘月点头:“你去一趟知府衙门,和朱知府多借些衙役,就说初十那天,晋王府上要大开门户,迎接转运使,府上多有珍奇异宝,都是御赐之物,怕人多手杂丢失,请衙役们帮着看一眼。”

  侯二连忙躬着腰,叉手应下。

  宋绘月又道:“王爷的别庄,那些内侍,都还在吗?”

  侯二摸不着头脑:“哪些?”

  “死了的那些。”

  “啊?在......”

  宋绘月冲他招手,让他离的近一些,嘀嘀咕咕起来。

  片刻后, 侯二直起腰来,心悦诚服地去办事。

  当头傍晚, 第一位客人就到了。

  这是一位游方和尚, 修为不见得有多高深,风尘倒是满面,木鱼敲响,敲开了王府大门。

  他不说有鬼,只说府上人还有灾妄未兴,须得再行佛事,护佑平安。

  侯二就把他请进来,让他给宋太太一家吃斋念佛,念足一百零八天。

  和尚进门之后便被安排到了前院值房中。

  第二位客人是位送湖藕的娘子,从角门进了厨房,依旧是侯二去厨房查验。

  拉藕的水车沉甸甸,侯二拿起一截藕来,水淋淋的十分坠手。

  “不错。”

  铁珍珊拎着茶壶对着嘴一气乱灌,茶水顺着她的下巴往下淌,将她的衣襟都打湿了。

  她以三碗不过岗的架势喝完了这一壶茶水,用袖子抹干净嘴,将茶壶往春台上一扔,兴致勃勃地四处走动。

  听侯二说一声不错, 她当即大声回答:“当然不错,全都是足......称的,哎,王府就是好看啊,连草都格外密一些,精神!”

  她揭开厨房里的蒸笼,里面是热乎乎的蒸糕,她也不讲客气,拿起来就往嘴里塞:“那个臭和尚呢?”

  侯二道:“已经安顿下来了。”

  铁珍珊不怕烫,梗着脖子往下咽蒸糕,一口气吃了半笼,便摩拳擦掌地往外走:“那位花魁娘子在哪里,我要去会一会。”

  听闻这位花魁娘子手段了得,竟然将晋王给睡了,她得去请教一二。

  侯二吩咐杜澜:“领铁当家去竹溪斋。”

  杜澜离铁珍珊远远的,害怕她一个铁掌将自己打碎:“当家的这边请。”

  “晋王住竹什么斋?”

  铁珍珊进了晋王的老巢,一路啧啧有声,走到竹溪斋小径上,更是不住的喧嚣聒噪,林子里的麻雀都禁受不住她的叫声,纷纷飞走。

  “这什么斋,有点意思,和深山老林似的,花魁娘子住这里,瘆得慌不?”

  杜澜回答:“她不住这里,是宋大娘子住这里,花魁娘子在这里喝茶。”

  “宋大娘子又是谁?”铁珍珊两只眼睛左右开弓,四处张望,同时发出心中疑惑,“她也把王爷给睡了?”

  “咳咳咳……”杜澜险些让自己的口水呛死,疯狂摇头,“别瞎说,宋太太在。”

  “岳母娘都接来了?”铁珍珊大为震惊。

  杜澜赶紧以简单的语言将晋王和宋家的渊源介绍了一番。

  铁珍珊折下一根细竹枝在嘴里嚼了两下,点点头:“我懂了,晋王对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宋大娘子就是不想睡他。”

  杜澜想反驳,可又找不出破绽来反驳,一时竟然觉得她总结的很有道理。

  他竖起大拇指:“你真是个人才。”

  铁珍珊拍拍胸脯:“我他娘的当然是个人才。”

  两人妙言妙语到了院门前,云嬷嬷将铁珍珊接了进去。

  院子舒朗宽阔,竹子堆在平整的地面上,一路延伸到了台阶下。

  一眼扫完院子里摆放的桌椅,她看向两位女子。

  其中一位正在摆放果点,伸出来的手和玉做的似的,比她在船上看到的那尊观音还要美。

  另外一位则不清楚貌美不貌美,因为脸上敷着厚厚的膏药,细看能看到一条粉红色的疤痕。

  不过眼睛倒是挺大的。

  她挠了挠头,搜肠刮肚地想自己应该要怎么打招呼。

  寨子里那种一巴掌呼上去的吆喝,显然不适合眼前这两位。

  好在宋绘月先冲她微笑了:“铁当家,请坐。”

  刘琴沉默地退后一步,离这二位远一点。

  在这个小小的院子里,她感觉在染缸里打过滚的自己,才是最单纯的。

  而另外这两位,一位杀人如麻,一位笑里藏刀,全都是头发丝都带着血腥气味的人物,她站在这二人中间,很有可能会被撕成碎片。

  铁珍珊坐下,捏着那个小小茶杯一饮而尽,看向刘琴:“你长的真美,难怪能睡到晋王。”

  “睡......咳咳......”刘琴吭吭地咳嗽起来,“铁当家真是、真是......”

  色胆包天。

  铁珍珊又看向宋绘月。

  宋绘月正在擂茶。

  芝麻花生在布满沟纹细牙的擂钵里滚动,试图逃脱樟木擂棍的锤打,然而擂棍不厌其烦地提起落下,将其擂成糊状。

  铁珍珊那寨子里,从上到下都和她一样粗豪,从没人干过这等细致活。

  这种细致活不适合围观,铁珍珊看了片刻,就哈欠连天,只能看向刘琴,试图从她身上学习经验。

  她看的刘琴头皮发麻,只能垂着头没话找话:“铁当家今年多大了?”

  “十八,”铁珍珊勾着脑袋去看她的衣领子,“你呢?”

  刘琴咳嗽一声,不自在地拢了拢衣襟。

  这铁寨主怎么这么好色?

  “我和你一样,也是十八。”

  走到门外的谢舟正好听到这两人的话,在外面大声道:“原来女人说起年龄来都是一个样,满三十就减十二,来土匪也不例外。”

  铁珍珊二话不说,抄起砍刀就追了出去:“谁他娘的在背后说老娘!有种进来比划!”

  谢舟嗷的叫了一声,拔腿就跑:“告辞!”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夺荆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