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夺荆钗 > 第一百零八章 晋王大计

第一百零八章 晋王大计

  血溅在地面,也溅在地上停放的棺木上。

  整个屋子,满满当当,全都放满了棺材,都是晋王别庄上枉死的内侍,令人毛骨悚然。

  棺材里传来腐烂的气息,张旭樘刚咽下去的一口血, 又呕了出来。

  “二爷!”张林连忙将张旭樘带了出去。

  这一口黑血咳了出来,张旭樘反倒冷静下来,吩咐小卫:“回京。”

  小卫连忙道:“是,二爷要什么时候走?”

  “现在、立刻、马上!”

  张旭樘深感潭州并非他的福地,连夜离开,临走之时, 还将佛堂里的菩萨给砸了。

  既然菩萨不保佑他,那便摔了。

  自从张旭樘住进这宅子之后,这宅子总有一种荒诞不羁的氛围,道德、常理、律法全都不存在于此,如今张旭樘一走,这宅子就率先的冷清下来。

  花木越发的旺盛,肆无忌惮地开始占领一切。

  几个老仆人负责看守这座已经失去了灵秀之气的宅院,日复一日,直至消亡。

  晋王府再一次震惊了潭州,这一次,还带来了今上的旨意,让晋王回京,共叙天伦。

  整个潭州城都沸腾了,拜帖雪花一般飞进王府,晋王却一个都不见。

  他将自己关在了地牢里,参禅似的静坐。

  画像让他再次摊开,上面的男女二人全都笑意吟吟,不知人间疾苦。

  在一片寂静中,他感觉自己虽然还活着,活在一个热闹活泼的尘世当中, 但是灵魂其实已经堕落, 坠入了长夜之中。

  在黑暗的世界里,越活越冷血,越活越无情,天上只有一个月亮,在照亮着他,可月亮只是无意为之,他若是不能将月亮揽入怀里,那这月亮兴许会离他而去。

  若是这月亮不再照耀他,那么他将麻木、冷酷,变成一个内心空洞的魔鬼。

  正因为有了这份揽月的期许,他才在险境中无畏前行。

  在这地牢中枯坐了整整一夜,他才带着画像出去。

  将画像交给黄庭,他对游松道:“银霄在哪里,我要见他。”

  游松低声道:“竹林。”

  晋王本要直接去见银霄,然而一听在竹林,便停住脚步,回去洗漱更衣, 睡足了两个时辰, 才往竹溪斋去。

  竹叶纷纷落下, 他很快就见到了银霄。

  银霄大材小用的在劈竹子, 细竹竿一端是好的,另外一端散开,像是一朵细长花瓣的菊花。

  这是宋太太用来揍宋绘月的。

  显然宋绘月足不出户,也有本事将她老娘气的七窍生烟,追着她满院子开揍。

  揍不到宋绘月,就揍银霄,银霄不会跑,皮糙肉厚的挨那么两下,挠痒痒似的。

  他一手拿着砍刀,一手把着竹竿,做的非常细致,并不因为这竹条会打在自己身上而敷衍了事。

  晋王一来他就知道了,但是他一动不动,目光只在自己的手上。

  游松狠狠咳嗽一声,提醒银霄:“银霄,王爷来了。”

  银霄抬起头来,只是看了晋王一眼,眼中情绪便凝结成了血,暗成了黑色。

  气息黑暗,身上的衣裳也是黑色,然而人却沐浴在阳光中,像是一把明晃晃的刀,周围柔弱的竹叶都变得锋利起来。

  他是宋绘月的影子,对晋王无所求,所以连站起来作揖都没有,只是仰着头,将满脸的棱角都显露出来。

  “何事?”

  晋王穿着一身白衣,皮肤也是白玉一般,站在暗沉沉的竹影中,人便幽幽的有了一层朦胧光华,无声无息地侵蚀着四周。

  “听说你是定州人?”

  银霄点头。

  晋王将手中折扇在掌心轻轻拍了拍,微微弯了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可以送你回定州。”

  银霄收回目光,垂下头,晋王的来意他已经明白了:“不必。”

  晋王直起身来,笑道:“我可以给你落良户,让你过上安稳的生活,你想经商还是想进衙门?又或者是想参军建功立业?”

  定州虽小,但北邻强辽,南拱京畿,凭镇冀之肩背,控幽燕之肘腋,为天下要冲之最。

  也因如此,此地战事连年,硝烟弥漫。

  凭着银霄的身手,在定武军八万步骑之中,可脱颖而出。

  不,在镇、定两州数十万兵士中,他都是佼佼者。

  银霄将刀子插在地上,甩了甩竹条:“胸无大志,无意报国。”

  晋王叹了口气,看出了他是壁垒森严,不会被打动:“京都中规矩森严,不能喊打喊杀。”

  银霄疑惑地看他:“我从不喊打喊杀。”

  他都是直接动手,搠翻一个是一个。

  晋王听他这话,还有几分孩子气,便笑道:“那你要不要留在潭州?”

  银霄摇头:“我只跟着大娘子,天涯海角我也跟着。”

  晋王看着银霄,晌午的日光落在银霄的瞳孔里,很是清澈,像是一汪清泉。

  他心想银霄手上沾着血,心里倒是很干净。

  于是他不再多费口舌,指着竹条道:“这个记得带去京都,京都没有这东西,只有鸡毛掸子。”

  和银霄谈过之后,他便见了宋绘月,让她和自己一起去麓山寺,倒不是拜佛,而是去拜访一位高人。

  拜访完这位高人后,再一同去赏景。

  宋绘月正因为学习绣花时的一番妙语惹恼了宋太太,挨了狂风暴雨似的一顿好骂,听晋王相约,立刻逃难似的出了门。

  两人一同到了麓山寺,宋绘月在外看乌龟晒太阳,晋王则前往居士林,见这位高人。

  高人正是岳麓书院的陆泓。

  身在禅院中,陆泓受了佛祖指点和感化,将“竖子”二字放回腹中,坐在须弥座上,屈腿捻须,等着晋王的三寸不烂之舌鼓动他进京。

  晋王席地而坐,身上白衣莲花一般铺开,神情静谧。

  “先生,我在潭州十年,常于田间地头行走,潭州人多,看似富庶,实则是官商之富,民家不兴,田业不旺,

  潭州天寒,早稻十之存一,晚稻更是颗粒无收,一年只有一季中稻可以饱腹,却要和其它可以种两季、三季之地交一样的粮,纳一样的税,耕者实苦。”

  陆泓睁开双眼,目光如电一般射向他:“所以你种早稻乃是劳民伤财,哗众取宠,原当你不懂农事,如今看来,明知故犯,罪加一等!”

  晋王不为自己争辩,只继续道:“从一地推之一国,农事凋敝,民不富庶,人心松散,不与国同向,寻常时节无碍,可若是遇到战时和天灾,便见弊端。”

  陆泓冷笑一声,然而心中那“竖子”二字,倒是不再提起。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夺荆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