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夺荆钗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老二

第一百二十六章 老二

  就在众人不知如何回答之时,管家匆匆来报:“燕王爷来了。”

  张旭灵狠狠松了口气,连忙扶着张瑞起身,要出门迎接。

  管家躬身道:“燕王爷说不必兴师动众,他已经往这里来了。”

  其他人纷纷从凳子上起来,正了衣冠,严肃了面孔,垂首拱立,如同上朝一般肃静,让出一条光明大道。

  小小正堂,瞬间便有了朝堂风起云涌之势,晋王和宋绘月被晾在一角,再无人理会。

  很快,护卫和内侍鱼贯而入,将本就满堂的正厅挤的愈发狭小,屋中瓷器一律岌岌可危,有粉身碎骨之险。

  护卫们腰挎长刀,一进来就把晋王的闲人们挤到了内门,闲人贴着墙根站着,身后就是张家的正房。

  伸手摸向弹弓等物,他们认为这地方还不错,进可攻退可守。

  晋王的护卫也迅速靠向晋王和宋绘月聚拢,以防万一。

  他们毫不犹豫地显露出对燕王以及张家的不信任,也不在乎让场面更难看。

  宾客们互相对视一眼,也不知是对晋王的处境可怜,还是对张家的手段心惊。

  若不是常年累月处在死亡威胁之中,晋王府上护卫,绝不会如此谨慎小心。

  内侍和护卫们都站稳脚跟之后,燕王迈了进来。

  他穿着一身紫红色绣红梅花长袍,袍子都镶了明黄色的缘边,面目既不特别像爹,也不十分像娘,大约是糅合了这二人的一部分,又自行发展出了一部分,和沾亲带故的晋王、张家人在一起,独领了一番风骚。

  微微笑着径直往里走,他满袖寒风的走到了主位,一屁股坐了下去。

  这地方之前坐的是晋王,就连茶杯盖子都是打开的。

  没有人觉得不妥,仿佛燕王已经是储君,就算今上还未曾有明旨降下,那太子之位,也已经非他莫属。

  日后的太子殿下,自然该坐主位。

  “晋王兄,坐,”燕王随手一挥,“方才的事我都听说了,坐下说话,不必拘礼。”

  晋王携宋绘月重新落座,黄庭立在他身旁,将换过来的茶杯放置在一旁。

  他落座之后,座次还在张瑞之后。

  燕王懒洋洋的端起茶杯,不喝,只用手指摩挲着杯盖,笑道:“方才你们所争议之事,就按照相爷说的去办,明天请窦知府来查一查,看看这位......”

  他皱眉看向宋绘月:“这位来历不明的小娘子的弟弟,究竟在不在张家。”

  不等旁人开口,他对晋王道:“我这几日忙于公务,未曾见你,有几句话我现在说,你既然回了京都,就不该还像在潭州的时候那般只知飞鹰走马,张相爷乃是朝廷根本,岂是你胡闹的地方,你这般咄咄逼人,想要干什么?”

  他端坐着,颐指气使,目光睥睨,毫不留情地将晋王压到泥里去。

  陈志刚端起茶杯,以袖掩面,悄悄一笑,看晋王如何收场。

  自燕王进门起,晋王便双手拢在袖中,桃花眼微微下垂,眼睛半阖,是一副低眉敛目的模样。

  在燕王问出最后一句之后,他才抬起头来,将自己一览无遗的呈现在灯火下。

  他皮肤雪白,眉目乌黑,宛若一副浓墨重彩的画卷,然而眉宇间带着戾气,双目一开,目光寒芒如电,朝燕王射去。

  陈志刚瞥到晋王目光,周身顿时一寒,不由自主地移开了目光。

  “老二,你觉得我会干什么?”

  一声老二,叫的满屋气息凝滞。

  燕王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这是满京都的人刻意遗忘的一个事实,那就是燕王非嫡非长,他们再如何将燕王奉若储君,尽心尽力,他也不过是个老二。

  晋王不在时,无人敢提他是老二,然而晋王一在,哪怕他只是和燕王站在一起,遗忘的事实也会立刻让人想起来。

  燕王做储君,名不正言不顺。

  晋王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就将长篇大论的燕王压了下去。

  张瑞一直留神看着在场众人神色,当即暗道一声不好。

  燕王并非愚笨之人,样样都学的好,但是样样不出色,在皇子中也算头筹,却不能和晋王比。

  晋王是打磨过的人,只言片语,便有睥睨天下之威。

  燕王也是一滞,醒过神后,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作答。

  恍惚过后,他冷笑一声:“皇兄不必多言,张相爷乃是国柱,陛下圣恩刚到,难道你连陛下的脸面也要驳?你究竟是别有居心,还是让这个女子蛊惑了?如果你硬是要胡来,现在就和我去陛下面前分辨!”

  燕王并不如张瑞所想那般样样都不出色——他那宠冠后宫的娘,就是绝无仅有的。

  既然扛出了今上这面大旗,就等于把贵妃娘娘也一同给扛了出来。

  晋王对着张瑞倾身,像抓犯人似的揪住了张瑞的衣袖:“既然如此,那就有劳老二和相爷一起走一趟,去陛下面前分辨,其余人等,且都留在这里做个见证。”

  这三人一走,张家便是群龙无首,如何能挡住晋王这群如狼似虎的闲人。

  晋王心知去面圣,自己之前在今上面前的一番苦心经营要付之东流,饶是如此,他也还是得去。

  今夜若是不能将宋清辉带出来,日后恐怕连宋清辉的衣角都摸不到。

  硬生生将张瑞拽了起来,黄庭立刻上前,给他披上一件新取来的披风。

  晋王回头让张旭灵给张瑞拿件鹤氅。

  夜里风凉,他体恤老臣,自然要周到——他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燕王的眉头险些拧成一根绳,没想到晋王知难而上,竟然真的要去见陛下。

  “老二,走吧。”晋王俯身拍了拍宋绘月的肩膀,低声道:“别怕,我马上就回来。”

  宋绘月定定地看着晋王:“王爷,我们走。”

  她心里已有主意,不必踩着晋王的心血去今上面前搏一个不确定的答案。

  晋王一愣,随后明白了她的心思,叹了口气:“好,依你。”

  他扶着宋绘月起身,不顾燕王嗤笑的目光,要离开这里。

  宋绘月看着投来的目光,蓦然想起父亲说过的话。

  皇权富贵,表面上看光鲜亮丽,内里其实是一块腐肉,其余人等都是附在腐肉上的蛆虫。

  她越是平静,眼神就越是凶恶,迎着风刀霜剑和晋王往外走,每一步都是从血里走出去的。

  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清辉带回去!

  7017k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夺荆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