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夺荆钗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大家都很高兴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大家都很高兴

  宋绘月眯着眼睛站在大牢门外,看着泛着一丝青色的天空,竟有恍如隔世之感。

  将亮未亮的青色光线透过云层和枯枝,斑驳地洒落在她眼睛里,是黑白交接之间的奇特颜色,带着某种神性的宁静和柔和。

  再也没有比这个时辰更静谧的了。

  守门的门子坐在角落里昏昏欲睡,送她出来的节级也因为时辰太早而头脑一片混乱,  一条大白狗抖擞着毛在街上踱步,也是一声都不肯吠。

  在这种寂静中,宋绘月打了个哆嗦,静是静,景也是好景,然而不能多看,在这地方多站片刻,  都有冻僵之嫌。

  她一头钻进马车里,使劲一搓双手,  又往掌心呵了口白气,让杜澜带着她先去晋王府。

  她自觉蓬头垢面,不能以这面目回家,怕把宋太太吓坏。

  其实她气色挺好,打扮也很体面,可从大牢里呆过了再出来的人,总有一种“脏”的感觉。

  大牢里气息污秽,墙角地砖都浸过鲜血,在稻草里钻来钻去的老鼠也拥有罪恶的灵魂——它们吃过死尸腐肉。

  宋绘月呆在牢里,灵魂仿佛也沾满了阴暗之气,需要大加涤荡,方能重回人间。

  进了王府,晋王已经安排好了火盆和柳条,等她跨过火盆,云嬷嬷就举起柳条,把她从头到脚轻轻抽打一遍,驱除身上晦气。

  挨过这一顿小抽之后,  她二话不说,  就和云嬷嬷合力,在艾草水里把自己拾掇一番。

  头发擦洗的干干净净,衣裳是早已经预备好的,从里到外都是新的,上面还熏着“雪中春信”的梅花香气,幽幽静静,令人舒适。

  两套衣裳,一套是竹青色,一套海棠红。

  宋绘月挑了海棠红,云嬷嬷给她梳了个双髻,戴了一对金托的珍珠发箍。

  刚穿妥当,晋王便过来了,后退两步仔细打量着宋绘月,笑道:“红的好,你小时候也常穿红的,倒是没变样。”

  他腰间挂着两个穿红戴绿的黄胖,因为穿戴的十分稳重,这一对黄胖挂在他身上很是突兀,甚至有几分可笑,他解下黄胖,  系到宋绘月的丝绦边:“正适合你。”

  宋绘月眉开眼笑,眼睛是月牙,嘴唇是花瓣,因为是大而圆的眼睛,一笑起来就带着几分稚气,确实合适。

  她把玩两下,低头笑了笑,和晋王一同进屋,面对面坐下。

  她看晋王坐下时还有几分僵硬,便笑道:“王爷,砚台的滋味好不好受?”

  “你在牢里都听说了?”晋王反手摸了摸后背,“滋味是不好受,不过效果还算不错。”

  同时他往后一靠,十分放松的冷笑一声:“老二这个蠢货,还想摆我一道,反倒把自己摆到家里反省去了。”

  奚落完燕王,他再次抬头看宋绘月,见宋绘月实在是精神可爱,神采飞扬,心里越发高兴:“听说你在牢里还编了两个晒盘?”

  “可不是,您送了那么多竹子进去,我问送饭的大婶要什么,她说要晒盘,后来她说她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我真的编出来了,早知道应该要篾篓,篾篓比晒盘贵。”

  晋王听的直笑,忽然一伸手,从黄庭手上拿过一个樟木盒子,站起身来,走到宋绘月身边的椅子旁坐下:“过年那天我得在宫里守岁,初一也回不来,这是提前给你的。”

  宋绘月打开一看,里面滚动着五颗大北珠,滚圆无暇,在天光下泛着细腻的光泽。

  她立即扣上盒子,塞回晋王手中:“我不要。”

  “不喜欢珍珠?”

  “太贵重了。”

  晋王一笑:“哪里贵重?只有五颗,张贵妃常贴一脸。”

  宋绘月摇头,看这珠子约有七八分重,又如此圆润无暇,应该是内造之物,晋王拿在手里的这五颗,恐怕是裴皇后生前给晋王的东西。

  “王爷还是给我换一样吧,我用不了这么贵重的东西,容易丢。”

  “不是让你现在用,是让你阿娘给你收着,大婚的时候镶到凤冠上。”

  宋绘月坚决不肯收,晋王只好作罢,让黄庭重新去换一样礼来。

  换的礼也是他备好的,只是想等过了节,再给宋绘月,因此收在了书房里。

  这回换的是一把新造的弹弓,一看就费了许多心思,竹弓外裹了牛筋,里头衬牛角,牛筋劈丝,加杂丝编成弓弦,弹兜可以放三枚弹子。

  宋绘月连忙拿在手里,拽了个满弓,虚空一射,听着弦声韧性十足,喜欢的不得了。

  晋王看她是真喜欢,自己也笑出了一口白牙,同时两手一张,将宋绘月连人带弹弓抱了个满怀。

  “这一回是我疏忽大意了,让你受了苦,不过没有关系,倪鹏送来了一份名单,我已经安排下去,大年夜要给张家一份大礼,不然张家那个疯子,无事可做,就总想着对付你。”

  搂紧了她,他简直不知该如何爱她才好。

  宋绘月在他怀里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随后肚子里发出一声长鸣。

  她饥肠辘辘,不解风情,对晋王的拥抱也是可有可无。

  晋王松开她,让她吃过再走,她却要留着肚子回家吃去——在家里吃的多了,阿娘也能高兴些。

  她毫不留恋的拿着弹弓往外走,在角门处见到了银霄。

  银霄一见到她,立刻像是驯服的野兽,靠近宋绘月身边,目光一扫,便扫出了一个范围,生人勿近。

  宋绘月见了他,脸上也有重逢的喜悦,用力一拍银霄的后背:“走,回家去。”

  银霄不善言辞,在晋王面前更是不动声色,面无表情,只是心里悄悄地开了一朵小花。

  不坐马车,宋绘月和银霄一起走在大街上,比起刚出牢房时的静谧,此时街上已经是天色大亮,小孩们无所事事,在街上你追我赶的放爆竹,爆竹纸飞的到处都是,叫骂声也如雷贯耳,正是一片大好人间。

  走到家门口,宋绘月发现家也焕然一新了。

  大门上贴了钟馗,左右两边挂了桃符,大红灯笼一左一右挂了两个,里面还没放蜡烛,春联也贴上了。

  银霄拍门,谭然红红火火的来开了门——他正在院子里给大蒜编辫子,好挂起来。

  见了宋绘月,他皱着眉头高兴,并且回头对屋子里大喊:“大娘子回来啦。”

  宋绘月走进来,忍不住问:“你这到底是不高兴还是高兴?”

  谭然一五一十的道:“都有,大娘子回来了我很高兴,不过想到大娘子接下来要面对的状况,就为您忧心。”

  7017k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夺荆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