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夺荆钗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鸡飞狗跳

第一百九十二章 鸡飞狗跳

  “我接下来要面对的不是好吃好喝?”

  宋绘月狐疑的继续往宋清辉屋子里走,准备今天好好给宋清辉读书几篇话本,让他感受一下来自长姐的温暖。

  然而她还没跨上台阶,就默默地停住了脚步,叫了一声娘。

  宋太太黑着脸站在门口:“别叫我娘,我担不起,以后你是我娘。”

  “啊?”宋绘月挠头,“这等大事,还是等清辉醒来了一起商量,毕竟您是我们两个人的娘。”

  “说话也不学好!胡说八道些什么!”宋太太抄起手边竹棍就往宋绘月这里奔,一边奔一边怒骂,“你看看自己,还有没有个小娘子样儿,干什么不好!居然把自己混到牢里去了!”

  宋绘月早在她拿棍子时,就熟门熟路的逃跑,院子太小,不够她发挥,谭然又叛变,锁紧了大门,她只能在院子里打转。

  “阿娘冤枉!”

  林姨娘和元元一左一右地追着宋太太,既怕她摔着,又怕她真的打到宋绘月,急的手心里都是汗。

  “大娘子快别跑了,太太都是担心您,自从知道您进了大牢,太太急的饭都吃不下,这几天都惦记着您!”

  宋绘月跑的飞快,一点都没有想挨打尽孝的意思。

  宋太太奋起直追:“你们看看!看看!不嫁人我认了,她就不能好好的在家呆着,她以为自己几斤几两?就敢跟人出去干大事!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今天不打服她,她都要上天了!”

  林姨娘搀着她,哪里能赶得上宋绘月灵活的脚步,累的气喘吁吁:“太太,大娘子是个有主意的……”

  宋绘月转到银霄身边,一把揪住银霄:“上房顶,快!”

  银霄二话不说,就背起宋绘月,纵身一跃,上了房顶。

  宋太太拎着竹棍傻了眼,站在原地不动了,仰着头看屋顶上的人:“元元,去架梯子,我今天不揍她,她都要野到她爹的路子上去了。”

  元元向林姨娘求救,林姨娘道:“太太让你去就去。”

  随后她无声做了个口型:“慢慢的。”

  元元会意,慢腾腾的去取梯子。

  宋绘月听了宋太太的话,便在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又赔笑道:“阿娘,我肚子饿的很,就让我先吃饭吧。”

  “饿死你!我还省心!”宋太太抬着头眯着眼睛看她,见她和她爹一样,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便心疼不已。

  可越是心疼,就越是气,气宋绘月掺合到晋王的大事里去。

  她指着银霄:“还有你,成天和她胡闹,还不快把她给我带下来,不然我连你一起打!”

  银霄利落地从屋顶上跳下来,拿背对着宋太太,主动的请宋太太出气。

  宋太太不想费力气打他,这就是个铜皮铁骨,打了他自己还手疼。

  “阿娘,”宋绘月又叫了一声,“我真的饿。”

  随后她那肚子里适时的发出一声咕噜声,确实是饥肠辘辘了。

  宋太太一听她是真饿,只好瞪她几眼,告诉她这顿打先寄下,让她先吃饱饭。

  这时候,元元才带着梯子姗姗来迟,将宋绘月接了下来。

  林姨娘赶紧让元元扶着宋太太进屋子,自己推着宋绘月和银霄去厨房,厨房里时刻煨着热汤,还有谭然一早买回来的猪肉包子。

  宋绘月对着肉包子龇牙,林姨娘笑道:“不吃这个,我还做了蒸卷,再让谭然去买油炸鬼。”

  谭然在外头听见了,一边嘀咕油炸鬼不划算,一边出去买。

  林姨娘揭开蒸笼,往外夹蒸卷:“大娘子,您这回可真是吓死我们了,那牢房里是个什么情形,咱们也不知道,只知道一天三趟的送饭进去,见也见不到您,虽说王爷有言在先,可太太心里还是急,心焦的饭都吃不下,觉也睡不着,您要是出点什么事,我说句不好听的,太太只怕要活不成了。”

  宋绘月接过蒸卷吃了一个:“哎。”

  她只哎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卯足力气吃,吃饱之后,喝了茶水,吩咐银霄去喂她带回来的画眉鸟,自己起身去了宋太太屋子里。

  “阿娘,”她挥手让元元出去,“我让您担心了。”

  宋太太坐在床边,扭过头去,藏了两眶热泪。

  宋绘月坐到宋太太身边,拉着宋太太的手,低声道:“阿娘,您放心,我不是走阿爹的老路,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张家那个疯子,是一定要来害我们的,我和晋王说好了,一起把那个疯子给扳倒,王爷有真龙之姿,又谋了这么多年,他不会让我出事的。”

  宋太太忍不住泪流满面,转过身来,把宋绘月抱在怀里:“好孩子,阿娘都明白,可阿娘怕啊!”

  她用自己枯瘦的手臂把宋绘月使劲往怀里揽,恨不能把宋绘月重新藏回肚子里去,让谁都找不到。

  “你阿爹走了,清辉还躺在床上,这辈子不知道能不能醒,阿娘就剩下你了,你要是有个好歹……”

  “阿娘别怕,我一定活的长长久久,”宋绘月轻轻拍了拍宋太太的后背,“活到七老八十,牙齿掉光,走不动路。”

  她说起自己在牢里编晒盘,说的轻描淡写,仿佛牢里和后院是一样的。

  又绞尽脑汁,说了许多俏皮话语,让宋太太把心放回肚子里,托了林姨娘做了姜豉肘子的福,她闻着香味,便馋虫发作,人在屋子里,心在厨房,垂涎三尺的想去尝一尝。

  宋太太一看就看出了她的想法,笑着拍打她两下,就算是打过了,让她赶紧去解解馋。

  宋绘月奔进厨房里尝了个鲜,便在家中四处的走动,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看完之后,心满意足的又是吃又是睡,养的精神抖擞,第二天陪着宋太太和林姨娘去买供佛用的撒佛花、鹅梨、兰花、胡桃、泽州饧,准备酒品、果子送神。

  等到了过年那一日,反倒不出门了。

  一切都准备好了,早起祭祖拜佛,之后的一整日,大家都不出门,一味的胡吃海塞,连躺在床上的宋清辉都比平常多喂进去一碗汤,唯独宋绘月和银霄出了趟门,去了群龙无首的王府,一起埋了面蛇送瘟神。

  等到了守岁的时候,就只有银霄和宋绘月要守岁。

  宋太太明天一大早就要去谢家、祖大夫家、王府拜年,早早就歇下了,其他人一整年都在忙,今天夜里也要早早睡下,让小辈们守岁。

  7017k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夺荆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