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夺荆钗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两地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两地

  张旭樘的脑子里没有不敢,只有不便,宋绘月抓住了他的不便,用禁军牵制了他。

  然而就算知道了张旭樘不能当众对着宋绘月动手,晋王依旧忧心,想到宋绘月在外面暴晒了一天,便让谢舟赶紧去把宋绘月换回来,再多带几个人去轮换。

  谢舟满脸痛心疾首:“王爷,您这是喜新厌旧啊。”

  “滚。”

  谢舟抬腿便滚,还没滚到门口,晋王便叫住他:“等等,银霄的事情可有眉目了?。”

  一说起此事,谢舟便正色走了回来,皱眉道:“确实是在大相国寺里发生了打斗,张家清理的很干净,只是禅房损毁的厉害,不能当场修补,大相国寺也没报官,自己找了工匠修缮,我们沿着大相国寺周边找了一圈,没有查到痕迹,废弃的空宅也进去看过。”

  随后他的眉头锁的更紧了些:“大约是我们惊动了对方,人已经离开,没有找到——也许是好消息,至少没有见到尸体。”

  晋王垂着头思索片刻,低声道:“既然人离开了,银霄就是还没死,要是死了,他们不会躲开,没死就好。”

  倒不是他有多心疼银霄,而是银霄不见,宋绘月显然十分悲痛,甚至直接缠上了张旭樘,若是银霄死了,他怕宋绘月无法承受这一打击,会拎着刀子大庭广众和张旭樘火并。

  谢舟也是这么想,人没死就还有办法可想,对着晋王一笑:“亏月姐儿能想出这么促狭的办法来,把张旭樘盯的滴水不漏,张旭樘要是想去折磨人,正好给我们带路。”

  晋王点点头:“她的鬼主意,恐怕张旭樘也想不到。”

  谢舟忽然想起晋王面圣一事,问晋王今上怎么留他这么久。

  晋王苦笑:“今上无非是想要我来揭张家这个盖子,李霖恐怕都没想到,他留下来的证据,我们送给了今上,今上又送给了我们。”

  随后他催促谢舟快走——宋绘月还在外面喂蚊子,赶紧把人换回来要紧。

  谢舟一边走,一边把今上所谋划之事从头到尾想了一遍,末了替晋王憋屈——这是什么爹,居然拿自己的儿子当枪使,你是皇帝还是他是皇帝,证据都送到你手里了,居然不敢发威,明天你儿子就要让张派人马给活撕了,老怂货。

  他越想越气,怒气冲冲往外走,走到夹道碰到前来和晋王议事的谢川,想到今上如此损傻,对比之下,自己的爹真是十分慈祥,当即声情并茂地叫了声爹。

  谢川看他那样子是怒火攻心,可听声音又像是饱含爱意,摸不着头脑之余,也不敢接话,怕儿子是受了刺激,会敌我不分,拿他这个老父亲也损上一通。

  谢舟没能从谢川这里得到同样饱含深情地回答,于是哼了一声,在心里暗暗道:“早晚把你荣养起来。”

  晋王和谢川商议了大半个时辰的正事,出书房后,就见宋绘月早已经回来了,只是没有进来打搅,而是带着满身的尘土坐在外面园子里。

  他连忙走进书房外的园子里去,进去一看,就见宋绘月趴在石桌上,两只手盘在一起,脑袋埋在臂弯里,迷迷糊糊的只是睡。

  地上点着纸缠香,一个内侍在一旁站着,不言不语地扇着风。

  晋王低声让黄庭把冰盆搬到这里来,自己走上前去,并不出声,府下身来捏了捏宋绘月的手。

  天热,宋绘月的手上汗津津的,他并不嫌弃,只是一味地握着,宋绘月的脑袋早已经将手臂枕的麻木,此时晋王一碰,便针扎似的疼痛起来。

  “哎哟”一声,宋绘月猛然一挣自己的手,抬起了头,“王爷,麻了。”

  晋王连忙捏住她的手臂,带着一丝力道搓了起来,宋绘月奔忙一天,累的精神不振,又把脸贴在了石桌上,任凭晋王处置。

  “别在这里睡,蚊子太多,你跟我说会儿话,吃点宵夜,再送你回家睡去,”晋王扭头对黄庭道:“拿药油来。”

  黄庭赶紧吩咐小内侍去取。

  宋绘月在张府门前的时候,还是精神抖擞,憋着一股气,然而一到王府,便感觉身心疲惫,无力之感再次深深涌上心头。

  整整一天,没有银霄半点消息,她不知道银霄得受多少罪。

  她不肯抬头,仍旧默默将脑袋安放在石桌上,桌子冰冷,从里到外都散发着凉意,没有丝毫温度,让她可以暂时不去想张旭樘那些令人心悸的手段。

  晋王见状,也不再勉强她,从黄庭手中接过药油,在她额头上、脸上、手臂上擦了一遍。

  京都的蚊子比潭州的小,然而刁钻的很,宋绘月又特别遭蚊子,咬起来满身都是包。

  宋绘月瓮声瓮气道:“我上辈子是不是挖了蚊子的祖坟?”

  晋王将她五个手指在手掌中细细地摩挲:“要是你上辈子也这么淘气的话,倒是大有可能,王府的蚂蚁洞你都不知道掏了多少个。”

  宋绘月笑了笑,随后听到云层里传来一声大响,雷声滚滚,是要下雨的样子。

  六月的天反复无常,晋王连忙带着宋绘月回书房里去,宋绘月在进门后扭头看了一眼天色,目光黯然。

  不知道银霄此时在哪里。

  银霄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他感觉自己是身处无间地狱之中,满目皆是黑暗,血在他身上已经凝固,不再流淌。

  他也诧异自己竟然还没死。

  周遭一个活人都没有,他不知道自己伤的到底有多重,只知道浑身的血好像都像奔流的河水一般流淌走了一大半,重新灌入四肢百骸中的是冷风和疼痛,连一根手指都无法抬动。

  因为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眼前也看不到任何光线,所以他没办法算时辰,只知道鼻尖有湿漉漉的野草气息,像是一场大雨过后。

  潮湿的空气显得缠绵沉重,仿佛是有形之物,化作丝线,从他的骨头缝隙往身体里侵入,在他身体里肆虐。

  从醒过来之后,他在这样的潮湿气息里躺了两个时辰,等着自己死去、腐烂、化作一堆烂泥。

  然而等了许久,他都没有死,反而能将肿胀的眼睛睁开一条缝隙。

  眼睛睁开后,他头脑也随之清明,心口散发着一点微弱的热,这一点热维持着他一口气,让他缓慢地感受到了身体上的痛。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夺荆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