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夺荆钗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提刑司内起纷争

第二百七十三章 提刑司内起纷争

  在小报传遍大街小巷之时,两张小报由一名青衣内侍送到了提刑司门口。

  漆黑的门匾上刻着“京畿提典刑狱司”几个金字,在月色下时隐时现,两座石狮子默然不语,静静伫立。

  黄庭从门内出来,接过小报,并未多说,转身进入提刑司,从仪门转进了监牢,进了狱神庙。

  狱神庙中晋王与提刑司提刑使沈知节、副使邓仲伦共商李霖案。

  两使正在滔滔而谈之时,黄庭轻手轻脚走了进来,看向晋王,晋王立刻对这二使道:“二位请稍后。”

  这两人连忙闭嘴,看黄庭似乎是递了文书之类的东西给晋王,便都坐在下首喝茶等待。

  晋王接过小报,细看起来,他身后的狱神皋陶与他同看。

  这个青面皋陶塑的比大相国寺金碧辉煌的罗汉像还要好,栩栩如生,满脸正气,手里仿佛是攥了无尽的大耳光,犯人只要进了狱神庙,就会挨上两巴掌。

  小报上的文字密密麻麻,足够晋王看上很长时间,晋王看过之后,面无表情地折好,给了黄庭,随后看向了提刑司正、副二使。

  “咱们说到哪里了?”

  邓仲伦连忙道:“说到刘求俞招认批了盐引条子,他对李霖十分信任,因此没有详细查问,是为失职,至于李霖所做下的事情,他并不知情。”

  晋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面如冠玉,然而和皋陶一样,威严肃然:“还有呢?”

  “李霖私通私盐贩子一事,刘求俞更是一无所知,根据我们核查,他确实一直在京都之中,根本不可能结识这些人,那个吴阳也不知道刘求俞的名字。”

  “所以你们的定论是?”

  沈知节道:“我们不敢有定论,陛下让您监查此事,我们自然都听王爷的。”

  话说完,他将刘求俞签字画押的卷宗交给了晋王。

  晋王打开来,从头到尾细看一遍,末了卷起卷宗,对沈知节道:“你们只问了这些?”

  沈知节一时不解,反问道:“王爷这话下官不明白。”

  晋王冷笑:“你们问的都是微末琐碎之事,于这案子有何用处?”

  沈知节客客气气道:“王爷,提刑司问话,都是见微知著,您没有审问过犯人,恐怕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对于李霖案,下官认为都已经审完了。”

  晋王将卷宗推还给他,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声音低沉:“李霖是如何得来的青白盐?是通敌卖国,还是李霖自己就是夏国细作?

  李霖卖的几百万两银子去了哪里?究竟是给了张家还是给了其他人?

  李霖能从中做下这么大的手脚,是谁帮着他瞒过了董童英?

  刘求俞既然认下了这桩案子,想必这其中的勾结,他应该都清楚,你们为何不问?

  这分明是一桩大案,不仅有贪腐之嫌,更有卖国之嫌,你们提刑司这样草草几句,就打算结案?”

  说到这里,晋王的面容沉了下去,桃花眼更是连一丝温度都没有,冷冰冰看着两人。

  “是你们提刑司无能,还是你们在为刘求俞开脱,又或者你们自己就是张家的同党?”

  说到最后一句质疑时,他的声音低沉的可怕,神台上的皋陶也怒目而视。

  邓仲伦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在炎炎夏日感受到了寒意,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王爷,我们既不是为刘求俞开脱,也不是谁的同党,而是李霖已死,这件案子本就来的蹊跷,里面许多东西已经无从查证,也不能对质,不能尽信。”

  “对质?”晋王横眉冷眼,“你们要让谁来和犯官对质?别说李霖死了,就是他还活着,也不可能来和一个犯官对质!自古以来,便没有犯官有这个权利,可以和告者对质!”

  他索性站了起来,站到狱神像跟前:“你们提刑司不审问,竟然还给犯官对质的机会,难道犯官对质赢了,他就无罪?”

  目光扫过面红耳赤的两人,他和狱神像几乎合二为一,沉重而且无情地压倒在这两人心头。

  “你们不能顾及大体、明察秋毫,反而剜肉补疮,敷衍了事,难道提刑司已经无才至此?明日本王便将此中厉害陈明陛下,让陛下定夺!”

  晋王字字铿锵,全是道理,说的正、副二使溃不成军,气势大减。

  沈知节恼羞成怒,站起来弯腰叉手:“王爷既然将提刑司说的一无是处,动辄请旨,那么王爷便自行去问刘求俞吧!”

  说罢,他拂袖而去,显然是不信晋王能从刘求俞的嘴里听到有用的东西。

  刘求俞只要想活命,就不会多嘴多舌,能办他一个失职,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留在原地的邓仲伦尴尬地赔罪,也起身告辞,离开了这个阴冷之地。

  邓仲伦追上沈知节:“沈提刑,我们当真甩手不管了?要是晋王明天去今上面前参我们一本,我们这日子可不好过。”

  沈知节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他既然要审,就去审,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能审出什么花样来,一个赤脚王爷,难道还能办案?”

  惴惴不安的邓仲伦跟着他出了监牢,在前堂吃了一桌宵夜,又喝了两碗浓茶,熬过这慢慢长夜。

  一边喝,他们一边听着监牢中的动静,又让人前去打探消息。

  派出去的衙役无功而返,因为晋王带来的护卫和内侍把手住了狱神庙,他们根本进不去,只知道刘求俞和晋王在里面说话。

  没有用刑,只是说话。

  邓仲伦越发不安起来,不知道这其中会出什么变故。

  李霖这桩案子,按理说是桩无头公案,虽然由晋王在朝堂上揭发,可张家这个盖子,始终是盖的牢固,并没有要因此掀动的意思。

  他们提刑司也不打算得罪张家,而且看今上的意思,似乎是要对此事高高拿起,轻轻放下,因此也问的敷衍。

  若是刘求俞自己招认出来,那他们方才的卷宗,就成了提刑司无能的证据。

  邓仲伦猛地喝了口茶,感觉满口苦涩,看一眼刻漏香,才发现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

  沈知节也坐不住了,在前堂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溜达,眼睛不住地瞅着外面。

  就在二人焦灼不安之时,再次打探消息的衙役飞奔而来:“出来了!刘求俞出了狱神庙!”

  沈知节和邓仲伦立刻往外走去。

  7017k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夺荆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