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夺荆钗 > 第三百四十二章 久违了

第三百四十二章 久违了

  宋绘月睡着了。

  银霄从新打的樟木箱子里取来白色细布袜子和布鞋,放在宋绘月脚边,提起水壶将热水倾在盆中,拧干帕子,蹲回宋绘月身边去,握住她的脚踝,为她擦干净脚上尘土,挑破血泡,换上干净鞋袜。

  他迅速让宋绘月舒服一点,站起身来,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风,轻轻盖在宋绘月身上,随后坐到宋绘月身边。

  他像是一条夹起尾巴的狼,中规中矩地坐下,拿起火钳,缓慢地拨弄炭盆中的炭火,让火烧的更旺一些,也让宋绘月更暖和一些。

  外面响起李俊拖泥带水的脚步声,他起身开门,同时竖起食指放到嘴边,对着李俊“嘘”了一声。

  李俊打着哆嗦,拎着沉甸甸的食盒进了屋,就见宋绘月面容恬静的睡在椅子里,连忙将脚步声放慢,轻轻放下食盒,拉着银霄出了屋子。

  “他们来了。”他指着站在十步开外的游松。

  游松身后站着四个大江贼、侯二、苏晓君,微弱的灯火将他们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变成了一道巨大的影子,影子中间的缝隙就像是晋王无处不在的眼睛。

  银霄大步上前,站在游松面前,目光阴鸷,随时能将他撕成碎片。

  游松立刻往后退了一步:“我们只是来问候大娘子,银霄,你应该知道我们没有坏心,你可以问问大娘子愿不愿意见我们。”

  “大娘子休息了。”银霄沉声道。

  游松连忙把自己的声音压低:“那我们明天再来。”

  他们正要转身,屋子里忽然响起一声咳嗽,以及窸窸窣窣的动静。

  银霄立刻扔下游松等人,转身回到门前,将门打开一条缝,闪身进去。

  宋绘月依旧是睡的不舒服,迷迷糊糊醒来,脱下风帽,正在撕扯自己的披风,因为满是尘土,披风上的绳结已经系死,很难解开。

  银霄走上前去,伸手拽开了绳结,脱下脏的披风,把自己那件干净的系上去,随后低声道:“大娘子,游松领着晋王的人来了。”

  宋绘月沉静的面容上多了几分惊讶,随后往门外走去,银霄看出了她的虚弱和疲惫,一手扶住她的手臂,打开门,又往她身侧站定,挡住肆无忌惮的狂风。

  “游松?”宋绘月声音中满是错愕。

  游松领着人上前几步,让自己站在明亮一些的地方,同时抬起头看向宋绘月:“大娘子!”

  下一瞬,他目瞪口呆,神情比宋绘月还要错愕。

  宋绘月的模样出乎他的意料,整个人像是让北地的风给吹干了,又让沙尘滚过一遍,粗粝到了极点。

  脸上的肥满完完全全消瘦下去,显露出了面庞原本的形状,眼睛则比从前更大,更亮——她的身体疲惫不堪,然而灵魂自由,几乎和天地一样宽广。

  游松低下头去,藏住了眼角的泪光。

  宋绘月扶住银霄的胳膊,半晌之后,发了话:“王爷好吗?”

  游松犹豫着道:“好,也不好。”

  张瑞一死,晋王和谢家父子立刻乘胜追击,将朝堂格局扭转,哪怕张旭樘腥风血雨的侵入朝堂,也没能挡住晋王的脚步。

  晋王明面上和燕王分庭抗礼,实际上已经轻而易举的将三司收入囊中。

  若是没有张旭樘铁血手腕,张家旧部不敢反叛,燕王哪里还能在朝堂之上立足。

  这只是朝堂上的好。

  宋绘月和银霄离开京都之后,音讯全无,禁军、张旭樘、晋王全都在找他们二人,晋王盯着职方司的山川地形图,三天三夜没有合眼,找的几乎要发疯。

  他害怕的要命,将手底下的人一个不留,全都撒了出去,宋绘月可能去的地方,他一个都不敢放过,最后依旧是没有消息。

  这两个人就像是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游松又道:“你们藏的太好了,没有留下丁点痕迹,王爷很担心是张旭樘把你们......好在你们平平安安,王爷那几天靠着烈酒才撑了过来......”

  晋王为了保持时刻的冷静,很少饮酒,更别提烈酒。

  宋绘月点了点头,一双冷眼仿佛能预知一切,她知道晋王怎么好,怎么不好。

  “我有点累,”她说,“你们也回去休息吧。”

  “是,大娘子请进去吧,外面冷。”游松恳切道。

  宋绘月扭头进去,就在转身的一瞬间,她感觉过去的一切又开始在自己耳边和眼前流动,晋王就像是一坛醇厚的老酒,纵然已经倾倒在地,酒香依旧会绵长悠久地浮动在她心里。

  她惨淡着面孔,紧紧闭了闭眼睛,随后迈动脚步,走了进去。

  火光还是照旧的暖人,银霄和李俊都涌进了屋中,

  她沉默了片刻,指着食盒道:“我饿了。”

  “吃。”李俊早就盼着她回来,只是刚才的场景让他觉得像是兵不血刃的修罗场,认为自己还是简单点,呆在暗处装不在比较好。

  银霄没有多言,把火盆里的炭用炭火堆了起来,只留下余温,随后从外面的小厨房里搬出来一张八仙桌,直接摆放在火盆上方,再将食盒里的饭菜一碟一碟掏出来,摆放在桌上。

  这是李俊另外掏银子让胡铛头做的,样样实在,只是冷,有几样荤菜早早就冻出了白油,不得不再让炭火温一温。

  宋绘月一个月都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拿起筷子,竟然吃出了狼吞虎咽之感。

  李俊知道她吃的不多,时常连吃带喝的也比不上自己一半的分量,眼下看她吃的如此快,立刻唉声叹气:“可怜。”

  他从小几上拿了个干柿子,大吃一口,鼓着腮帮子道:“我刚才去找欧阳了,要回来三千两,他办事不牢靠,要不是银霄自己有本事,这个都头的位置今天就坐不住了。”

  宋绘月吃了个半饱,就放慢了速度,夹了一筷子干巴肉慢慢咀嚼:“今天发生了什么?”

  李俊干巴巴的说了今天的比试——实在无法加油添醋,银霄赢的毫无悬念,没办法说出花来。

  说完之后,他问宋绘月在夏州是否顺利。

  宋绘月伸手去烫盅里取黄酒,银霄在她伸手之际,便取出黄酒,倒进酒杯中。

  “顺利,”宋绘月笑着抬了抬酒杯,“楼都头,真厉害。”

  银霄骤然受到了她的夸赞,年纪当即往后退了几岁,腼腆一笑,又闷不吭声了。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app 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夺荆钗更新,第343章 久违了免费阅读。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夺荆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