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网 > 夺荆钗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接手榷场

第三百五十三章 接手榷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文书上记载的是香药交易,由白姓商人交付苏合香丸、安息香丸、木香散、牛黄清心丸各五十丸,另外还有禁榷的珠贝、瑇瑁、犀牙、宾铁、乳香等物,和之竟然接近白银百万两。

  而胡家在这其中,所获亦是不菲。

  李俊摩拳擦掌,急不可耐,恨不能现在就飞去榷场捡钱:“今晚就去接手,免得错失了生意,我去弄吃的。”

  他很快就端来一大盆肉酱面条,面条在寒风中走了一遭,已经有了碎冰碴,并且变成了一整块。

  面条上还放着肘子肉。

  他摘下帽子,擦了擦汗:“快吃快吃,银霄应该是和习统制一起吃,等他回来我们就出发。”

  宋绘月将装面的巨大粗陶瓷盆放在火盆旁边,夹出肘子,一边加热,一边用筷子插进面条里去,挑起来抖散。

  李俊取出一个饭碗,夹了三大筷子面在碗里,递给宋绘月,随后自己拖过盆,开始用力搅和。

  不等搅好,他挑起一大筷子面,“吸溜”一声,将这一筷子面条喝了进去。

  宋绘月从肘子上揪下来一点肘子皮,连带着面条一起塞进嘴里:“不急,今天晚上还轮不到我们办事。”

  李俊从盆里抬起头来,舔了舔嘴边的酱汁:“轮不到也得去看看这个聚宝盆。”

  说罢,他再次埋下脑袋,开始新一轮的吸溜。

  银霄回来的不算快,一身整齐的布甲,面无表情地进了屋子,和李俊先对视了。

  宋绘月趴在桌子上小憩,听到动静也抬起头来,顶着脸上几道红印子,十分困惑:“什么时辰了?”

  银霄恭敬的回答:“戌时。”

  李俊早已迫不及待:“现在就走,去榷场,再晚这一来一回,就没的睡了。”

  他整理身上的衣裳,又问银霄:“习统制说了些什么?”

  银霄不带自己的情绪,一板一眼回答:“他得到消息,会有大战,要勤练兵,做好应战的准备。”

  “啊?”李俊的手停了一下,脑海中闪过自己战死沙场的悲惨情形,很快就抛之脑后,“先去榷场。”

  榷场今夜照旧亮着灯火,胡家的人正在里面打扫收拾,账薄之类的东西自然不能留给宋绘月,要一字不留的带走。

  胡金玉正在和来的商客说话,见宋绘月前来,依旧含着笑,只是一向精明的脸上多了一点苦相:“李娘子来了。”

  他转身对身边商客道:“往后就是这位李娘子来处理榷场的事情,你们大可放心,李娘子做事也很周到,我们胡家也不会随便将榷场交给乱七八糟的人。”

  李俊立刻顶上前去,满嘴抹了蜜似的寒暄吹捧,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简直将宋绘月说成了天下第一女商贾,连宋绘月都替自己害臊。

  商客也得到了分量十足的甜言蜜语,乐的合不拢嘴,从担心榷场易主变成了担心商道。…

  胡家帮忙运送货物,虽然要抽去不少油水,但是安全可靠,他们并不想换人。

  胡金玉保证商道不会有变化,客商立刻喜笑颜开了。

  有了李俊在场,四面八方的寒暄,宋绘月和银霄便退了出去,在榷场慢慢转悠。

  榷场一直维持着原来的模样,胡家每年会进行修葺,无需更改,一切照旧便好,若是有人误会她是胡家的小辈,那也无妨,钱到手里才是最实在的。

  在他们二人转悠之际,李俊已经在商客之中谈笑风声,并且约定了明天晚上再来交易,他像花蝴蝶似的满场乱转,转的胡金玉满脸苦笑,最后不得不提前退场。

  离开之时,他和宋绘月在榷场门前告辞,满心不舍:“我还只有十四岁的时候,就跟着翁翁来这里了。”

  他指了指门上的匾额:“这上面的字是榷场还没废时的转运使所提,他当时年近花甲,一提起榷场就非常高兴,认为这是休战的开端,没想到最后榷场废止,落到了我们这些人手里。”

  他叹了口气:“你闯榷场的那天,我真不应该心软。”

  说完之后,他扭头去看宋绘月,随后把肚子里剩下的感慨全都咽了回去。

  宋绘月听的很认真,然而丝毫不动容,让胡金玉感觉自己在对牛弹琴。

  他只能黯然退场,留下宋绘月和榷场。

  在这里转悠到下半夜,无人再来,三人才齐齐回到营房,埋头苦睡,天一亮李俊和银霄就去操练,然后在操练的间隙大打瞌睡,等到傍晚回到营房,又精神抖擞起来。

  李俊坚定认为今晚应该穿新衣,宋绘月不得不换下身上棉袍,换上长裙鹤氅,李俊虽然是只丑脸猫,但是爱起漂亮来很是讲究,先把自己的脑袋收拾的油光水滑,揪掉好几根刺眼的白发,戴上软纱唐斤,穿上细布圆领长袍,把靴子刷了又刷,最后系上灰鼠毛披风。

  他向银霄展示自己:“怎么样?”

  银霄抬头扫了他一眼:“你会把耳朵冻掉。”

  李俊十分遗憾地取下软纱唐巾,戴上可以护耳的风帽,又一连声的问宋绘月:“笔墨纸砚这些都置办好了吗?有没有去城里通知老贺,让他派几个人过去守门?我们初来乍到,怕人挑事,得有人镇场子,还有立文书的时候,我们只管清点数目,至于货物真假,概不负责。”

  宋绘月点头:“都办好了。”

  李俊笑道:“你别嫌我啰嗦,这一家榷场,就是聚宝盆,我们有了榷场,就有了银子上下打点,再加上我和老贺,定州城哪里伸不进手去。”

  宋绘月也笑:“是,到时候楼都头步步高升,咱们就是黑白通吃。”

  李俊满脸跑眉毛:“你是大当家,我是二当家,老贺是三当家。”

  他脚步轻快地往外走,路过银霄时拍了拍他的肩膀:“楼都头,以后本当家就靠你罩着,要是有人欺负我,你可得为我做主。”

  宋绘月抱起“普贤菩萨骑象”牙雕,带去做个吃香火的菩萨,跟上李俊,也拍了拍银霄:“楼都头,以后多罩着我,为我做主。”

  银霄跟上宋绘月的脚步,虽然并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能罩着这二位当家,但因为宋绘月的拍打而心情愉悦,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三人顶着风赶去榷场,贺江淮早已经领着十来个人在等——他那一支小小的队伍,在经过金银滋养之后,迅速膨胀,足以应付一家榷场所要的人手。
一秒記住星门网地址: www.xingmen.cc

看过《夺荆钗》的书友还喜欢